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江山红尘劫》江山聘红尘禁恋下载 第八章 远色真人 江山红尘劫Mary

《江山红尘劫》江山聘红尘禁恋下载 第八章 远色真人 江山红尘劫Mary

发布时间:2021-02-14 10:01:5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繁花千年 状态:已完结

《江山红尘劫》是繁花千年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江山红尘劫》精彩章节节选: 大王爷是个道士!那个身着青袍,眉目淡远的人?没错

江山红尘劫

推荐指数:10分

《江山红尘劫》在线阅读

《江山红尘劫》 免费试读


大王爷是个道士!那个身着青袍,眉目淡远的人?没错啊,因为他们都上去叫他大哥,他竟然将白色拂尘搭在臂上,回了个礼,很专业的道士,可是如此仙风道骨的人会要暗杀他的兄弟吗?这时,我才料到四王的手还捏着我的手指,赶快不着痕迹地甩开,他依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与兄弟们显得亲热而诚恳,我都快受不了这种奇怪的场面了。

暮色西沉,还好五王是个很会玩的人,选了一块可以俯瞰山林景色的空地,命人架起篝火,剥了鹿皮,收拾干净了,放在火上烤。

大王爷虽然身着道袍,神色淡远,但举止之间依然贵气逼人,他爱干净,捡了一块光洁的石头盘膝坐在上面,二王却不在意这些,将袍襟一角塞进腰间,席地而坐,赶开随从的侍卫,亲自转动着鹿肉,鹿肉上面滴下来的油,落进火里吱吱地响。四王独自坐在一边,探过酒坛,自斟自饮,五王却坐到我身边来,塞给我几个果子,红彤彤的真可爱,我抬起头看到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流露着与他身份不相仿的腼腆和羞涩。

“咦,大哥!”二王专注地烤了一会儿鹿肉,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问道:“我今天瞥见你道观里怎么好像少了四五个人?”

大王爷拂了一把下巴的山羊胡子,淡淡地说:“我派他们下山去买东西,这好久都没回来!”

“大哥想用什么差人去内务府领就完了,怎么还派人去买?”二王很是关心地问:“莫不是大哥嫌去内务府领东西伤了道气,跟兄弟说一声,兄弟派人给你送来。大哥观里就那么几个顶事的,遣走了连个服侍的人都没有了。”

我心里已经打鼓打成一片了,紧张地看着大王爷的表情,看他会不会露出什么破绽,结果愣是没看出什么不对劲来,他只是点点头,“有劳二弟挂念,只是我在此清修,自当清苦一些,去奢从简,也好为父皇多积功德,盼望他老人家仙寿永年!”

“哼哼,大哥真是孝顺!”一听这个欠揍的声音,我的眉头立刻锁起来,四王将手里的酒碗随意甩到草丛中,细长而妩媚的眼睛已带了几分醉意,指着大王爷手里的拂尘说:“你当真已经看破红尘,从此要修行炼丹了吗?你练那个‘铁砂拂尘诀’是要干什么?”

“四弟,此话怎讲?”大王爷并未动怒,只是在淡远的语气之间加入些许冷意,凛然看着四王。

“不如兄弟用‘傲天剑’跟大哥讨教几招。”四王说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忽地从腰间抽出长剑,对准大王爷,几个小道士立刻冲到四王面前,将大王爷护在身后,手里已捏了诀,蓄势待发,墨卿噌地一声跳到四王身边,手执长剑,怒视着那几个小道士,想必他也已想到那天偷袭我们的人是大王爷了。

我刚才还暗地里夸奖皇子们城府深,这会儿竟然就要剑拔弩张了,这个四王真是不禁夸,我紧张地用眼睛扫过二王和五王,却见二王脸上浮着一丝笑意,装出惊恐的表情,却并不见上前劝阻的意思,五王一脸茫然,不知道要替谁说话。

死妖男,你难道要一时意气用事?你自己若败在大王爷手里没关系,可我是你带来的,他们会放过我吗?如果你跟大王斗得两败俱伤,这两个王爷恐怕高兴都要来不及呢,真是笨死了,蠢死了——我在心里将他诅咒了一千遍。

“啊哈哈哈哈——”

所有的男人都诧异地看向我,而我竟然端着一只酒碗,完全不顾形象地伸向五王,“好香,再给我倒一碗!”

五王起先发愣,突然明白过来,慌忙提起酒坛为我满上,并称赞道:“蝶公主好酒量!”

“这算什么?”我一饮而尽,喝得相当豪爽,幸亏这酒是米酒,早就看过历史文献,古人饮的酒,是用酒糟发酵而产生的粮食酒精,跟我那个世界里的乙醇是不一样的——不然照我这样喝法,非倒不可。我喝完这一碗,放下酒碗擦擦嘴,对他们说:“这样光喝酒吃肉没有意思,我们开个篝火晚会吧!”

“噢,就是围着这团篝火唱唱歌,玩玩游戏,可好?”我连忙解释,询问地扫了一遍众位皇子,没等他们说话,又说:“我先来一个!”说着双手叉腰,摆动起身体,做起动作来,我记得《浪漫满屋》里的rain就是这样逗宋惠乔开心的。

“——有三只熊他们住在一起,熊爸爸,熊妈妈,熊娃娃,熊爸爸很冲动,耶!熊妈妈身材真好呀,熊娃娃真的可爱呀,一天一天长大啦——一天一天长大啦!嘿嘿!”

……

我一曲唱完,看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里都有一种东西叫做震撼,那种震撼是因为从未见过如此叫人欲哭无泪的表演吧,我心里已经哭成一片了,没办法,为了保命,只好装傻大姐了。可我地发现效果还是十分显着的,因为我站在大王爷和四王爷之间的一曲表演,突然显得他们的相互对峙很尴尬。

大王爷哑然失笑,道:“蝶公主惠质兰心,一曲惊破梦中人,四弟,你我本是同根生,为何又会刀剑相见?”

四王爷连忙收了长剑,拱手道:“大哥,兄弟多有得罪,四弟敬大哥一碗酒!”

而我的逃跑计划宣告失败,因为我有点喝多了——这米酒也不是小觑的,后劲还真大。

约到掌灯时分,几位皇子终于散了,我摇摇晃晃地被人扶进马车,坐定后,试着深呼吸,让自己保持清醒,千万不敢醉过去,这样的聚会简直是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摧残,这样的情势险境重重,而且这个身体体质太弱,我靠在马车壁上,揉着太阳Xue,却看见帘子一打,四王将手里的马缰扔给墨卿,轻巧地跳上来,坐在我的旁边。

“走——”

我估计我都快哭了,说实话我有点害怕他,那种见人被打得血肉淋漓眼睛都不眨,说打架就打架,说杀人就杀人,而顷刻间却又可以假装得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样的人,我前世还没遇到过,在小说看过也是用腹黑来形容的。

马车辚辚地启动了,我充满戒备地看着他,“四王,放着马你为什么不骑?”

他冷笑一声,将袍子前进潇洒地抖了抖,慢慢地说:“我自家的马车,我想乘就乘,还用向什么人问吗?”

死妖男——我在心里暗暗骂,本来想放松一下四肢的,结果有男人,也就不好意思了,只好郁闷地端坐着,微微闭上眼睛,养养神……

“死妖男——是什么意思?”

我吓了一跳,慌忙睁开眼,四王那双妩媚的双眼华丽丽地就在近旁,我结结巴巴地问:“什——什么?”

“远色道观外,你叫我死妖男,什么是死妖男?”他不依不饶,把整个身体都凑了过来,一副居高临下、刑讯逼供的霸道样子。

难道他是妖怪,我说得那么低,他都能听见?我朝后躲闪着他的俊脸,死猪头,身上什么味道,淡淡的水香,有点像古龙水的味道,怪好闻的。

“发什么愣呢?”他的眼睛忽明忽暗,闪着狡黠的光芒,薄薄的嘴唇弯成一个邪媚的笑容,“说,你到底是谁?”

我心脏突地一下,跳漏了一拍。难道他看出来我不是蝶公主了,如果我承认的话,他会不会就此杀了我?“四王殿下,你——”

“想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吗?”四王狡猾地笑着,“一个人的脾性改变怎么会这样大?蝶公主生性高傲倔强,你却贪生怕死,粗俗不堪——”

欠抽——

不料他却继续,“蝶公主已经死了,在她跟箫枳私奔后不久,我的人就找到了箫枳的尸首,虽然未找到蝶公主的,但可以确定她当时是失足落下断魂谷了。断魂谷内的百毒门,乃是江湖第一大邪教,妖人辈出,想仿冒一个人还不容易吗?只是——”

他突然捏住我的胳膊,将我死死钳到马车的角落中,“你冒充蝶公主,到底有什么目的?”

“啊——好疼!”我肩膀上的伤被牵引到了,可是却动弹不得,死妖男的力气好大,我的眼泪盈盈地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真没出息……

他愣了一下,手松了松,可还是低沉地吼道:“快说!”

“哼,你说的对,我确实不是蝶公主。”我冷冷地说,他不是早就发现了吗?怎么还露出那么惊讶和迷惑的表情。

可你以为我愿意冒充她吗?我什么目的都没有,我本来要跟我的风哥哥一起走,结果掉下山崖,就附到了这个身体之上,你说她是蝶公主也好,百毒门掌门也好,都只是这具身体,与我无关……”

我确定四王是被吓到了,手已经完全放开我的胳膊还不觉,迷惑地看着我,半晌才问:“你说的是——借尸还魂?”

“差不多吧!”我没好气地说,哼,明明我是受害者,老天却还让我在这里扮演着妖孽的角色,让人家如此误会……果然四王沉思片刻,又问:“百毒门里竟有人会使如此厉害的法术?”

==!“我不知道,我穿过来的当天,百毒门就灭门了,还不是拜你四爷所赐?”我用手捂着肩头烈疼的伤口,轻轻叹出一口气,咬了咬牙挺住,可马车行走引起的震荡让我的身体跟着不由得颠簸,伤口越来越疼。

“那,你从什么地方来——”四王再跟我说话的神色完全已经当我是上古妖女了,我才不管呢,反正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爱怎么处置随你吧,反正大不了

江山红尘劫

作者:繁花千年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江山红尘劫》是繁花千年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江山红尘劫》精彩章节节选: 大王爷是个道士!那个身着青袍,眉目淡远的人?没错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