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医嫡女:鬼王的惑国妖妃》神医嫡女里的地理位置混乱 HE 神医嫡女:鬼王的惑国妖妃娘受

更新时间:2019-10-23 18:28:58

《神医嫡女:鬼王的惑国妖妃》神医嫡女里的地理位置混乱 HE 神医嫡女:鬼王的惑国妖妃娘受 连载中

《神医嫡女:鬼王的惑国妖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秋鱼子 分类:架空 主角:苏茉,贺炼

《神医嫡女:鬼王的惑国妖妃》由网络作家秋鱼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茉,贺炼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有问题吗?”见大家看怪物似看着她,苏茉问道。 那些目瞪口呆的奴才们,愣在原地,下意识地齐齐摇了摇头,便丝毫不敢怠慢苏茉的命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问题吗?”见大家看怪物似看着她,苏茉问道。

那些目瞪口呆的奴才们,愣在原地,下意识地齐齐摇了摇头,便丝毫不敢怠慢苏茉的命令,立即执行起来。

苏茉提着虹水剑,头也不回,鱼池里是苏湘湘一声声的惨叫,苏湘湘穿着厚重的冬袄,浸了水后,变得异常沉重,根本无力施展轻功,而苏湘湘带来的护卫和仆从也一个个踟蹰犹豫着,谁也不敢上前救人。

苏茉越过贺炼几人,走回了厢房,外头是真冷。

不等她坐下,便有几个小婢子趴着上前,拿干净的帕子,替她抹去鞋上的雪屑。

又有两三个小奴才,立马奉上热茶。

还有两个婆子,赶忙地给她铺上暖壶。

只有解忧那丫头迟疑地站在旁边看着,没有上前。

苏茉不习惯被一大群人这样伺候,她摆手道:“不用了,你们都下去。”

话没落音……

“大小姐息怒!”

“奴才们知错了!”

“求大小姐开恩啊!”

哗地又是满地的脑袋,在地面上叩得嘭嘭直响。

苏茉简直无语了。只怪之前的苏大小姐行事太残暴不仁,冷酷无情,但凡她一个小动作,这些奴才便如惊弓之鸟,吓得魂不附体,活像她是要时时刻刻索他们命的女阎罗。

正想着要如何命令他们都起来,还没坐稳的苏茉,便听见玉漱院外传来几声惨叫。

那声音凄厉无比。

苏茉心头一凛,提声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小奴才急匆匆跑进来,谄媚地笑答道:“回大小姐,是贺炼大人下令,把六小姐的那几个仆从拿下,割耳的割耳,切舌的切舌,剜眼的剜眼,贺炼大人还说了,要是大小姐不满意,还气六小姐闹得您不悦,便把这些个奴仆的手脚都剁了!”

“什么?”苏茉噌地站了起来,脸色微白。

那小奴才受了惊吓,还以为苏茉不满意,双手扑地就跪了下去,“大小姐千万别生气!奴才这就去告诉贺炼大人,把这些不长眼的东西,通通都砍了头丢到后山去喂狗,让他们主子再不敢来闹您!”

“起来,滚开!”苏茉踢开那小奴才,提脚便朝外走。

光是想想那画面,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恶心呕吐。

她走得急,但余光还是瞥见解忧发白的脸色,和看她时,那一眼的憎恨与恐惧。

血……鲜红浓稠的血,在白得刺眼的雪地上蜿蜒,糊着那些血淋淋的人耳朵,人舌头,人眼珠……倒在地上嘶声惨叫,凄厉痛苦得滚来滚去的七八个仆从不是被割了耳朵,便是被砍掉舌头,这活生生血腥的一幕映在眼前,强烈刺激着苏茉的鼻子和感官。

不论之前的苏茉如何残暴,她苏白不学无术,顽劣黑心,却总归是受过现代文明教育的人,怎能忍受如此野蛮残忍的手段,用在这些无辜之人身上。

一股恼火从脚底升起,冲上喉咙,她冷声道:“谁,是谁下的令?”

雪地上三个男子齐齐看着她,他们的神情都掠过一抹异色。

贺炼正把手中染血的剑,从一个仆从的脚上拔出来,一脸沉鹜地看着苏茉,不羁道:“大小姐难道不喜欢?大小姐向来都绝不轻饶冒犯你的人,炼只是在给六小姐一个警告,下回再不知轻重,以下犯上,惩罚就不止是如此轻了。”

“贺炼!”苏茉顿时心里发寒,怒气上涌,忍不住一抬手指向贺炼,谁知她忘了手里拿着剑,许是因怒火丛生,潜藏身体里的功力爆发出来,那剑芒一簇,便在贺炼俊美的左脸上划出一道口子。

身后跟出来的奴才们,哗啦伏到地上,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

顿时间,周围气氛紧张起来。

白如歌淡如冰花的长眉一凝,露出意外的表情。

长孙童飞更是一脸震惊地看着苏茉。

贺炼深邃玄黑的眸变得更加沉骛,一颗颗鲜血,从伤口渗出,沿着他俊美有棱的脸庞滴下来,他紧紧盯着苏茉,那眼里黑沉沉地看不透任何神情。

可苏茉偏偏在他眼里,看见一丝黯然的火焰,倒像她是一个负了心绝了情的女人。

更可笑的是,她握着剑的手软了软,心头竟滑过一丝愧疚。

这不科学……必然是因为自己刚才被那一下的功力给震惊到了,况且她无意间一划,把人家好好一张俊美迷死人的脸给破了相。

就在苏茉想着是不是该说句很抱歉,再安慰一句帅哥的脸上有道疤,其实会显得更男人味时,贺炼向她踱了两步,心口恰抵在剑尖上,冷笑道:“是炼做错了什么?”

别。

他还真没错。

因为这都是‘苏茉’惹的祸!

在整个苏家,谁不知道苏茉是个不近人情的暴力女,处理事情永远只靠卑鄙手段和血腥,动辄杀伐,兴则打骂,苏家有几个奴才没被苏茉手里的鞭子狠狠抽过?便是这贺炼,白如歌和长孙童飞,也吃尽了苏茉的苦头。

贺炼会这么做,无非是听从她的指令,附和她的喜好罢了。

可是这等血腥残暴的手段,她苏茉做不来,然而……苏茉缓缓把剑放下,望了望那一双双或惊或恐的目光,忍不住轻轻嗤笑了声,她想做什么?做善人?当众唾骂贺炼猪狗不如,残暴不仁?

没准反而会把这一群人都吓个半死。

“没有,你没做错什么,只是,我不喜欢自作主张的人。”

苏茉微微远眺,这皑皑白雪的浮屠世界,早已经不是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在这里,生死不由命,强权为尊,胜者为王。她不是个一心善义的好人,现在也无意去做一个良善之辈。但从今以后,她要做的不是以暴力屈人,而是以智慧服人。

“把这些人,和六小姐一起,都送回湘水院。下令,不许再踏足玉漱院半步。”

苏茉淡淡说完,便回首踏回房间。

身后一道玄黑视线,紧紧盯着她,带着贺炼深邃莫测的心思。

苏茉进了房间,身侧光线一暗,有道脚步声跟进来。

本以为是解忧,谁知转身一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