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药香医心》药香医女军师公追妻忙 直人 药香医心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19-10-22 18:09:58

《药香医心》药香医女军师公追妻忙 直人 药香医心章节列表 已完结

《药香医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冬令时间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萧芹,阮柯炀

主角是萧芹,阮柯炀的小说《药香医心》此文是冬令时间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一声惊叫将整个北郡王府都从睡梦中猛然拉扯而出。 发现容颜尽毁的阮柯炀寻死觅活,小碧和一众侍女害怕她这样激动会影响孩子,只好手拉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声惊叫将整个北郡王府都从睡梦中猛然拉扯而出。

发现容颜尽毁的阮柯炀寻死觅活,小碧和一众侍女害怕她这样激动会影响孩子,只好手拉手将阮柯炀围在中央,不让她有任何机会碰撞到危险的硬物。

可要是牧孝全来晚一步,阮柯炀屋中的侍女也会被她尽数毁容。

“柯炀!”接到下人通传便即刻赶来的牧孝全直冲阮柯炀寝殿。

听到夫君那稳实的声音,阮柯炀险些要落下泪来,满心委屈地就要扑过去,可是就在二人即将碰面的刹那,她又被巨大的恐惧所束缚,转身要钻进被窝。

“柯炀?”牧孝全只见到一屋侍女齐齐跪倒,却不见阮柯炀的身影。

定睛一看,才发现她蜷在被窝之中。

“发生何事?”牧孝全怒目圆睁,逼问小碧。

小碧哆哆嗦嗦,半天没回神,“郡王……是那……是那清水玉容膏有问题!”

“清水玉容膏?”晚一步赶到的太妃还沉浸在昨晚的酒意中,未完全苏醒,听到这陌生辞藻更是觉得犯晕得厉害。

牧孝全回头,看太妃状态也不佳,连忙过去搀扶。

太妃也走到床边,试图拉扯阮柯炀的被子,阮柯炀却死死拽住,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太妃,郡王,柯炀如今面容残损,不敢见人……求郡王和太妃施大德,让柯炀就这样死了去吧……”即刻,被窝中传来嘤嘤哭声。

太妃皱眉转过头,狠狠踢了一脚蹲在地上的小碧,“说!王妃可是吃了,或用了何种有异之物?”

被震怒的太妃一吓,小碧哆嗦得连话都说不好,几次三番咬着舌头,根本表达不清。

“没用的东西!”

太妃见势就要拿拐杖打小碧,好在牧孝全及时拦下,“母妃,不如叫医师查看查看那清水玉容膏。”

“快去查。”太妃放下拐杖,鼻中冷哼,气冲冲地走去了正殿。

牧孝全让侍卫抓着其他几名侍女仔细盘问,可无人敢将昨晚之事说出来,一个个都支支吾吾,连谎话都不会编。

最后还是小碧稳了思绪,软着嗓子回了话,“那清水玉容膏……是昨日宴席之后,萧姑娘亲自送来殿里的……”

“芹妙送来的?”太妃眉头微蹙,“若有半句虚言,你这条小命,就别要了!”

小碧吓得连连磕头,“绝不敢欺骗太妃半句!”

太妃听完,转头看了看牧孝全。牧孝全心领神会,命人仔细照看着阮柯炀,然后随太妃一道前往后院。

三两闲话,太妃并未提及阮柯炀毁容一事,对于晨间尖叫,也只道是王妃做了噩梦。

可董娴瑶和萧芹妙都不是孩童,既然北郡王和太妃齐齐亲访,此事就绝对不那么简单。

萧芹妙问不出所以然,可又觉得北郡王府里有不对劲之处,于是便挑了这个时机提出要走的事。

“郡王,芹妙曾应承郡王,照看太妃安康平和了,便回京都向我爹交差。如今娴瑶妹子已经休息好,我们也是时候离开北境了。”

牧孝全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放人,几番对话下来,迟迟未曾首肯。

还是萧芹妙沉不住气,说得好好地,忽而拉着董娴瑶一同跪下。

“郡王、太妃,芹妙不痴,自知王妃之事不妥。如果郡王和太妃有话要问,不妨直接问芹妙吧。”

跪在旁边的董娴瑶早也看出端倪,可却总觉得萧芹妙这样做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意,不由得偷偷捏一把汗。

果真,牧孝全起了疑心。

“若不是来的路上,太妃全力保你,本王早就将你——连同你这半真半假的药人一起,关进北郡大牢中去了!”

——又是大牢,这都第二次了,我这辈子跟监狱就过不去了。

董娴瑶悄悄翻了个白眼,脑海里飞快地筹备着对策。

萧芹妙倔强劲儿翻涌,平日里的规矩和理智也忘得不剩多少了,“既然郡王怀疑,那就直接将芹妙和娴瑶妹子一同打入大牢,芹妙听候发落!”

“太妃可愿听小人一言?”董娴瑶及时截住萧芹妙的话,用戚戚的眼神看向沉默了半天的太妃。

“你说。”太妃早前便觉得董娴瑶是个懂事的,此时依萧芹妙这样任Xing,必要出事,自然不由分说给了董娴瑶一次说话的机会。

“昨夜,娴瑶失态醉酒,本急着回房休息,可半途遇上王妃的侍女,三两个拦住去路,说是王妃请茶,让芹妙姐姐与小人一同移步西侧院。王妃有请,小人不敢不去。去了西侧院才知,王妃是听说小人研制的清水玉容膏,心下喜欢,也想一试。当时小人醉得不知人事,芹妙姐姐便带着一名侍女一同回来,取了清水玉容膏去交给王妃。”

董娴瑶避开了无关紧要的细节,终于言简意赅地道清楚事情原委。

还低着头的萧芹妙暗暗思虑,知道她是不愿意将凌元娜牵扯进来,因而也没有作补充。

听完此言,太妃微微叹息,“怕是——坏就坏在这清水玉容膏上了。”

董娴瑶也不愿白白蒙受冤屈,即便觉得腹背受敌,却也大着胆子又开了口,“太妃,那清水玉容膏是小人一直在用的普通脂膏,一贯用于养颜护肤,若不是见到二品夫人用了有奇效,想必王妃也不必深夜传召小人前去,只为问得那清水玉容膏了。”

牧孝全和太妃都未接话,虽然董娴瑶这里只是一面之词,可是以他们长年累月对阮柯炀的了解,昨夜之事也能如实还原得差不多。

董娴瑶察言观色,觉得还能再说上两句,便柔声关切地问道,“小人斗胆,请问太妃一句,王妃可是有何不适之状?”

太妃不语,牧孝全接过话茬,“本王和太妃今日也未曾见到王妃容貌,只听她说容颜尽毁,你可有何要说?”

萧芹妙忽地一惊,似乎想到什么要说。幸而董娴瑶及时看出,又一次拦住。

“不如先让府上医师、药师,连同小人与芹妙姐姐一起去诊视王妃的情况,不论何事,还当及时解决才好。”

听此一言,牧孝全亦觉董娴瑶敏锐多思,纳言敏行,不像做事没有分寸之人,因而不该是脂膏制作过程出错。

再来,他也已经盘问了半天,看不出丝毫破绽纰漏,怎么看都不是做了亏心事应有的表现。于是牧孝全便允了,让她二人跟着一同前往西侧院。

西侧院中,阮柯炀哭得乏了,终于被小碧劝得拉下了被子,而牧孝全和太妃刚好过来,一见她那面目全非的容颜都呆若木鸡。

“太妃、郡王,求你们替柯炀做主!”阮柯炀随手扯了条丝帕蒙头,急急忙忙从床上跳下来,不断叩地,态度凛然决绝。

牧孝全劝慰阮柯炀几句,又命人好生扶上床去。

萧芹妙在旁小声询问医药师,这才知阮柯炀有中毒的迹象。

“中毒?”萧芹妙不解问道,“哪种毒?”

医药师纷纷摇头,看来是种罕见的奇毒。

“都是你!你一直就想害死本妃!就是你!”侍女们好不容易将阮柯炀扶上床,可她听到萧芹妙的声音便怒火中烧,转过身来怒指萧芹妙,“本妃要杀了你!”

即使众人拦挡在前,可此时的阮柯炀就像着了魔一般,目中折射出的恨意都已经将萧芹妙生生撕碎了。

“芹妙,你可有办法救治王妃?”太妃幽幽问道。

萧芹妙不敢隐瞒,赶紧答道,“原本,无论何毒都可用针灸暂且制住,可如今王妃有孕在身,断不敢动用针灸之法……”

阮柯炀被侍女们拉住,人虽动弹不得,可气焰丝毫不减,“妖女!你还想用那毒术来谋害本妃的孩子!滚出去!”

此言一出,也当真激怒了萧芹妙,“还请王妃莫要血口喷人!昨夜要不是王妃巧取豪夺这清水玉容膏,也绝对不会有今日之事!”

“好了!”牧孝全被这屋中的女人吵得头疼,“来人,将萧姑娘和药人送回后院!”

郡王动怒,连太妃也不敢相劝,只得看着她们二人离开。

“医药师,将王妃房中的清水玉容膏拿去彻查,一旦发现异样,立即禀报!”牧孝全雷厉风行安排完一切,也不想再面对失控的阮柯炀。

太妃不放心,总觉得昨夜之事仍有隐情,为细问个究竟,便将小碧等几个侍女叫走,让牧孝全身旁的侍女照看阮柯炀。

后院之中,萧芹妙和董娴瑶被软禁起来。二人相对沉默,良久,萧芹妙才轻咳一声,“你为什么故意隐瞒夫人送药一事?”

董娴瑶摇头,“我并非故意隐瞒,只是觉得这事确实和夫人没有关系。”

“我曾向太妃的侍女探听过,夫人之所以被安排移居于偏院中,正是因为她早年间因妒害死了一品夫人。”萧芹妙边说边观察董娴瑶的表情,“当年,一品夫人刚怀上郡王的孩子。”

董娴瑶颇感惊讶,“难怪郡王至今膝下无子。”

萧芹妙颔首,接着说,“太妃顾念亲疏血缘,以母家声誉不能毁的缘由苦苦央求郡王,这才保住了二品夫人的位子。只是郡王或许再也不会正眼瞧她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