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幻影长空》血战长空 Basher 幻影长空419文

更新时间:2019-10-09 00:05:40

《幻影长空》血战长空 Basher 幻影长空419文 连载中

《幻影长空》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江雨扬 分类:武侠 主角:师诩,少含

江雨扬新书《幻影长空》由江雨扬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师诩,少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师诩之先是看到路上有江碧海逃跑时不知轻重留下的脚印,每个相距不是太远,最远的借由高跃低有近丈,最近的却只是比常人一步来得长的,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诩之先是看到路上有江碧海逃跑时不知轻重留下的脚印,每个相距不是太远,最远的借由高跃低有近丈,最近的却只是比常人一步来得长的,却都是契合着所在地形而来,不由得心中稍觉舒畅,知道江碧海已是初步明白随意步,只是由于功力不足且是仓促之间,加上对上的是心魔如此高手,所以才应该逃不了去。

现在还不是为徙儿进步高兴的时候,师诩之想到这点,心静平和起来,进入了逐阳极天身讲究的自然自在的境界。

再沿着气味追出约有两三里,看到有一片路边被压倒的野草,显是有个人在上面滚了两圈,落初文学有碧儿留下的明显脚印,知道竟是到了这儿才让心魔追上,不由得心中微觉一喜。

继而为担心代替,知道从这儿起,就没什么明显印迹了,以心魔本身就是追踪高手来说,即使不是刻意,也绝不会留下什么东西让人可以轻松赶上。

果然,在周围方圆再也没什么别的脚印之类留下,也不知心魔带着一个人,是如何做到这点的,但师诩之全不担心,因为这儿的药囊药味更重了,当下朝药味指向处追去。

那味道淡淡的,只是在树顶上方才浓厚点,显是心魔从树顶上直接行进跳跃所留,与他当日带碧海进来相同。

这里已是村后好远,渐渐行进村后的高山,这完全是与洛阳城方向背道而驰,不由得暗赞高明,如不是有药味相助,一般人就会以为她定是会带着人返回洛阳的舞月楼,致追错方向。

但师诩之心中生起一股暗喜,此点正显示她并不看好剑魔能拦得下自己,如此就可证明她本人心里也不定挡得住自己,正可以借此点在追上时加以利用。

逐阳极天身果然是不世出的身法,过程中不光外人看来是轻松写意,步幅散慢,跨度不大,有如闲庭胜步,就是本人来说,也是费力不大,师诩之出神入化之极,竟还可以在极速中分辨那一路上留下的极淡药味,当下只觉得药味越来越浓,显示追的方向正确。

这一路上,已是去了足有十多里,沿路过了两条山泉化出来的小溪,期间更是有迂回绕动,由地点看来,明显不是迷路,显是迷惑追兵,却不知正好缩短了师诩之追踪的距离,因为他凭的是药味来的。

就快要转过一个山角,师诩之心中一动,脚下用劲,腾空而起,并不是转过去,而是从这面迅速爬山而上,不多时来到山顶。

极目远望,在月光映照下,已是见到一点身影在树顶上蹦跳,迅速远去,速度奇快。

师诩之淡淡一笑,全力展开逐阳极天身,速度似乎可以叠加般,越提越快,由直线切过去,眼前的那点身影自然的在眼前不断放大,显示着距离迅速缩小,却不正是一个女子。

只见她竟是手托着一个人作如此高速前进,身法巧妙处给人一种*的感觉,竟是如同轻松写意的在飞,而不是简单的树上蹦跃,曼妙处更有如舞步,让人忍不住就想停下来好好观赏一下。

忽的见她停下来,站在一棵一晃一荡的树尖,手一抛,将一个人远远的送开去,准确无误的挂着了一棵更高的树枝干横生处,师诩之看得清楚,正是被点了Xue的江碧海,放下一半心来,脚下并不停留,跨步间来到了女子近丈外近视。

一见之下,不由得吃了一惊。

以心魔并不以江碧海作为要挟,而是大方的直接送出将要来临,避无可避的战圈,绝不肯以那种一般庸手下作的手段借之人质之类要挟对手,已经显示她已经进入高手大成之境,因为那会做成武道上追求的障碍,表明低人一筹,至乎损低自信。

即使能因之得胜,也会有挥之不去的难以言谕的不如人,仅能靠下作手法取胜之感,但这还不是让师诩之吃惊的地方。

更让人吃惊的地方是,以他一代医圣,这是第一次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这心魔岳素心左看右看,横看竖看,也绝不会超出二十来岁,让人难以相信竟会是六魔中威名久著垂四十余年的心魔。因为他所知,是有一些功法可以助人养颜不老,但神奇至如此实难令深明医理的他相信。

但观她刚才带人逸走的速度,功力实不亚于自己,只是输给了逐阳极天身而已,如此怎不让师诩之大吃一惊。

此时岳素心俏生生立在师诩之丈许远处,并不为高手间如此近距离可随时发出致命攻击而担心,素面轻淡含笑,目光迎上师诩之。

她这次并没有戴什么面纱,精致以至于只能用完美来形容的面孔,透露出的是绝无虚假的青Chun气息,以医圣眼光,也不能看出岁月在她脸上曾留下过什么,但那种微笑中玄异的仍隐含绝无小姑娘能有的一种成熟魅力,诡异莫名,令人直觉象是对上落入魔界中历练的天使,不觉中染上一丝魔气,却是恰到好处,更让人赏心悦目,心甘情愿的可为她做出任何可讨她那怕是一丝欢心的事。

山间的风吹来,似乎是略显强烈了一点,舞起她的衣角,莫名中让人有如她正在翩翩起舞的感觉,舞姿还份外迷人心弦,只是不动,便可以作成如此感觉,要是动起来,不知会是如何惊人。

只听她似是一个个轻轻的由樱唇吐出来,却又是连贯一气,悦耳怡心道:“妾身素心见过师先生。想不到师先生果然如素心所料,这么快就可以摆脱六弟的纠缠,没有让素心失望呢。”

师诩之对男女之事看得极其之淡,当年对苦恋的自己的何雨梅就未曾动过心,只是苦钻医道,却让师弟秦断误会了,以此方才引发师兄弟多方面产生的不和,只得避入劢山村。

此时,竟然莫名的产生一种微微的得意感,似乎是做成了一件事,未让佳人失望,由此牵动脸部笑神经,忽因此动作心中一动,暗呼厉害,清醒过来,淡淡一笑道:“承贵弟相让,方按时赶来。只是不知,你们如此寻找本人师徙,倒底所为何求呢?”

岳素心柔柔一笑,让人有一种如同Chun意融融,身处百花胜开美景中的感觉,淡淡道:“有什么所求呢,只是知道愚上人还有一个大弟子隐居,少主忍不住想要拜访一下,想不到二哥当日鲁莽,致先生误会,差点以为先生遭遇不测。但今日素心一见先生风华,也难怪二哥啦。”

明言表示无所求,一方面可以使自己如果交手,可以尽情施为,不用有所顾忌,另一方面造成师诩之的迷惑之处,确是高明。

但师诩之并不联想其它,顺言而道:“果然,象我们此类以武修道之人,到了一定境界,单凭自身,确是再难作寸进,难得岳夫人肯指教,在下感激不尽,唯当尽力而为,不辱夫人美意,请。”

岳素心似乎是在山风吹拂之下,有些站立不稳,但师诩之自是看出她借风力摇动树尖,身形仅是如此简单抖颤之下,已是生出了比寻常美女巧心的舞姿好看百倍的动作,衣袂裙角曼妙的在周身上下自如摆动,扬舒伸展,确让人心情舒畅。

听她仙乐轻声道:“啊,妾身可能无礼先生啦,还望先生见谅。”那有一点要进行可瞬间至分出生死的对决,反让人有如同情人谈心般的感觉。

如果能制服这个追踪高手,对以后和徙弟两人潜踪隐迹将有莫大的好处,想到这点,师诩之心中从出劢山村开始第一次涌起昔日在江湖中那争胜之心,产生出非胜不可的信心,将心境提到阳明的一面,暗合内劲心法运转起内力来。

不久功力走遍全身,全身每一条劲脉都似乎是要迫不急待暴发般,充满了常人不可想像的力量。

如此景象,岳素心那能看不到,却见她脸上的轻笑变得更加甜美,挽在身上本来随风拂动的两条锦缎似乎是顺着又吹来的一股风,轻轻飘向师诩之胸前。

当然以师诩之的眼力,知道如被这心魔成名兵器飘风绫带拂中,那无异于被常人用千斤铁锤捶中无异,不由得在这种关头想到这点微微一笑,逐阳极天身随心而运转,凌空而起,来到岳素心头顶。

这对高手来说,凌空而起,空中无处借力,所施招式必然比不上稳在下方的来得快捷兼力量十足,但这时两人都是在树尖上过招,闪躲之间少不了就得凌空而起,但师诩之另有打算,更进一步,直接来到岳素心头顶这个对他最不利的位置,一掌夹着蓄足的内劲,轰向身下的岳素心天灵。

岳素心明白师诩之必然还有高明的后手,不然不会如此行险,她并没有为看不破师诩之手段有丝毫担心,两条飘风绫带忽的化作了一条钢鞭,以其布绫挥动时绝不可能达到的速度鞭向师诩之后背。

同时好象手上挥动重物用力过猛行般,使得自身所处的树尖自动弯向了另一边,恰到好处闪开师诩之手掌茏罩范围。

师诩之所用一招不过是虚张声势,当下变招拍在拂来的一条绫带处,借力远远的腾开了去。

本来想借一小段内力,以他这几日来双臂改造的经脉再运转回来反攻岳素心,但一接触之下,发觉内中隐的阴冷真气冰寒异常,绝不同于师弟一片清清凉凉之感,以他本来修的自在阳明功都觉得过于玄寒刺骨,承受不住,只得猛的一吐真劲,借力远飘。

岳素心自是明白自己的寒月真气已经到了最后一层本源境界,当下看到师诩之脸色微变,并不就为此而心喜,心境平和没有半点波动,身形舞动间,再次迫了上去。

她整个动作都暗含妙韵,令得师诩之一看之内,觉得呼呼吹过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