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谁动她我跟谁急》 小攻 谁动她我跟谁急君臣文

更新时间:2019-10-06 06:06:25

《谁动她我跟谁急》  小攻 谁动她我跟谁急君臣文 连载中

《谁动她我跟谁急》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阿棠爱吃香菜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鹿孜,烟皇

《谁动她我跟谁急》为阿棠爱吃香菜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不愧是天九重天上下来的!就是不一样! 只见霓君这丫头行至第十一弯处,实在是忍不住想要逗弄她脚边一直围着她打转的化龙——大抵是她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愧是天九重天上下来的!就是不一样!

只见霓君这丫头行至第十一弯处,实在是忍不住想要逗弄她脚边一直围着她打转的化龙——大抵是她的神魂将醒才吸引了这些小东西上前求得天恩?

……不对,可能是凤仪的气泽能隐于人前却难以在化龙面前完全不被察觉吧。

我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印证。

凤仪的簪头刚刚离开那尾离霓君离得最近的那尾化龙,这小小仙鲤便在同类们艳羡的目光中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小小仙鲤罢了,哪里受得了这等神器的撩拨?即便是片刻的亲近,于它而言已是了不得的恩赐。如此一来,飞升成龙便是太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顷刻之间天色大变,众人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滚滚天雷已经从天而降,照着霓君——旁边那条化龙毫不含糊地就劈了过来。众人大惊失色,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霹雳携着万钧之势击中了霓君……

我说!你们这帮小仙未免也太不把天雷放在眼中了。我阴司命活了这么些年头,就没见它劈错过一个。

啊,不过一千多年前是劈错了一个,不过那人是借了禁术逆天而为才叫它错认了主儿。除开那一个,这天雷是一劈一个准儿,一厘一毫都不带差的。该挨劈的一下也不会少,不该的也一点罪也不会遭。

只不过呢……这水嘛……是导电的。

士羲等人的仙障下的再快也快不过天雷不是?天雷的余波从水中漾开,虽其威远小于天雷本身,却足够电晕池中一群化龙。本来嘛……霓君是所有孩子中首当其冲被电晕的那个,可是凤仪护主也不是第一次,只见凤仪法光大盛,就要化为本体。霓君却谨记不负的嘱咐,将凤仪牢牢握在手里,说什么也不叫它挣出去。

凤仪虽护主心切,却与主人心意相通,不愿违逆她的意思,只好老老实实地做一只簪子。

结果就是霓君被劈得七荤八素滑倒在池子里不省人事,离得远的一些孩子还来得及被就走,离的近的就只能被殃及了。

天雷之后,这条幸运的化龙——现在已经是一条正经八百的应龙,在烟皇山上头吞云吐雾地遨游一番,发出阵阵龙吟。而霓君堪堪被昀馗从池中捞出来,却是昏死过去再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应龙可算是得瑟完了,终于记起了去谢谢它的点化恩人,赶紧掠下云端去瞧这个瘦小的丫头,将它硕大无比的龙首几乎是顶在了她的小脑门上,而后伸出舌头在那朱砂上头舔了舔,愧疚又感激地看了这小恩人最后一眼,转身冲上九霄不知所踪。

其实啊,倒也不是不知所踪。它是去天上那位司命那里去办户口了,回头还要到我这里开一张时来运转的证明。

我瞧着它舔那两下在朱砂上头留下的晶莹剔透的口水——也就是所谓龙涎,正丝丝融入霓君眉间那一点红中。说起来,这一点红,不过是她三岁时牛郎蘸着织女作画剩下的一点余墨随手给她画的一道低级的护身符,待她长大以后诓她这是胎记。

如今加上了龙涎之力,倒也勉强算得上是一道高级的保命符了。

这届沐剑节,除了这档子事情之外,其实还算是很顺利的。就算是有这档子事,也只不过是这阵子让大家觉得有些不想提罢了。

过个十天半个月的等到全修仙界都知道烟皇在沐剑节那日,有个新入门的小丫头在因缘际会之下点化了一条龙的时候,大家就又会觉得,今次这档子事十分光彩了。

霓君因为天雷的缘故,卧床休息了整整七天。

这七天里认识的不认识的,辈分高的辈分小的,有的没的,约莫有百十来号人来看这小妮子。重凤二人都派了弟子前来探望不说,晏啻仙尊更是亲自带着大弟子鹿孜一来探望她,大手一挥留下了十几种天才地宝,只说与这丫头有眼缘,权当是见面礼了。

别人不知,我可知。

晏啻和未千皇乃是有多年交情的忘年知己,而霓君和未千皇的样貌实在是有些像。

总之,在我看来,霓君也算是因祸得福,自此一晕,名声大噪。

烟皇素来秉承要让门派弟子四处历练的传统,因而烟皇弟子素有仙界执法者的名声。掌门子夏在沐剑节结束之后,便宣布所有新入山的烟皇弟子在正式入门前的最后三个月要到凡间历练。等到霓君身体恢复自如,又开始能吃能喝生龙活虎的时候,距离此趟历练也就不到十天。

而她能自如运气的第一天,就御剑上了万音阁。

万音阁位于五行大殿的西南侧的聆悠峰。此峰不大,几乎位与五行大殿、朱雀峰和白虎峰的中间。聆悠峰顶有一处小瀑布,所流之水顺山蜿蜒,与烟皇其他活水一样,俱汇入山外仙河。这峰上还长满了腐生花——关于此花有一个传说,说是在上古的战场上开满了一种鲜艳如血的花朵,见到它的人会一生不幸,因为它不但以尸体为养料,也吸收了人类的怨念、悲哀和绝望,所以此花又叫尸骨花。

这传说未免夸大其词,不过却也有几句是真的。因为这花确实是以腐物作为生长的养料的,在上古战场上开个满地也不是没有可能。我日日生活在幽冥司这六界往生之地,此花不说随处可见,却也不是什么罕见的玩意。这夸张的几句嘛……其实这花并非鲜艳如血,而是生来就是晶莹剔透的白,每到夜里都会发出诱人的含羞带怯的莹白亮光,一副任君采撷的可怜模样。

只不过,我记得十几年前,倒没见这聆悠峰上有一朵腐生花啊……

霓君自聆悠峰下驻了剑,朝着山路行了大礼后,双手托着信笺高举过顶。

不多时,从峰顶掠下一束流光,乃是烟皇三护法鹿孜一驾雾而来。她弯腰扶起霓君,柔声道:“可好全了?”她的身材属于丰腴的那类,五官非常柔和,眸子和发色都是淡淡的棕色,唇边常挂着一丝笑,也是淡淡的。

霓君点点头,将信笺交给她,仰头望了望万音阁的方向,便要拜别。

鹿孜一忙拦住她,道:“先别着急走,师父知道你来了,说要见你。”

霓君小嘴微张,面露讶意,就好像在说“我?仙尊要见我?”

鹿孜一拉着她的手,道:“闭上眼。”霓君乖乖地闭上眼,只觉得突然刮过了好大一股风,便又听见鹿孜一说:“可以睁眼了。”

霓君又乖乖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聆悠峰的峰顶,面前是一条上面架了三座虹桥的小小仙河,河对岸就是浑然散发着淡紫仙气的七层高阁万音阁。

“去吧,师父在里面等你。”鹿孜一松开了她的手,将信笺也交还给了她,“这信你一会儿自己呈给师父便可。”

霓君接过信,仰头看了看鹿孜一。

她很喜欢鹿孜一,觉得她温温柔柔的,有点像娘亲。

也因此鹿孜一说的话,她都很愿意听。

于是,她点了点头就朝对岸的万音阁去了。

我搁下笔,甩了甩有些酸疼的手腕,想到刚才跟他打的那一架,便习惯性地又腹诽了阎王两句,结果还没等我吐槽尽兴,就听见了敲门声。

我抬眼看了看乾坤镜,哦,是这丫头在敲门,我还以为是有人来敲这冷殿的门。

过了一会,又有人敲门,然而这丫头已经开门入阁了……

果真有人敲这冷殿的门?

“谁啊?”

这两个字充分地展现了我现在的心情——非常不高兴!

整个幽冥司都知道我干活的时候尤其不喜欢被人打扰,也不知道这门外的是哪个不要命的小鬼,是嫌自己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想到我这里蜕层皮?

“属……属下参……参见黎大人,九……九重天派……派人……”

话都说不利索!!烦死了!怕我就不要来找死嘛,真的是……

等等?九重天?

《谁动她我跟谁急》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