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 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 BG文 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GC

更新时间:2019-10-01 12:04:19

《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 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 BG文 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GC 已完结

《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

来源:落尘文学 作者:忆子衿 分类:现言 主角:慕颍宸,慕家

《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为忆子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童话说这话的时候,没想过会一语成谶,她不过只是想刺激刺激慕颍宸。没想到,慕颍宸却眉眼含笑的告诉她“你可以试试。”童话猜不透他的笑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童话说这话的时候,没想过会一语成谶,她不过只是想刺激刺激慕颍宸。

没想到,慕颍宸却眉眼含笑的告诉她“你可以试试。”

童话猜不透他的笑容后面到底是什么意思。

车子一路开着,二人再无话。

****

一直到车子开上了盘山公路,童话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不是回慕家老宅的路。

“你要带我去哪里?”

“不是说好了要带你去吃东西?怎么…你又不饿了?”

“咕噜——”

不说还好,一说童话的肚子就不受控制的响了起来。

车子一路飙上了山顶,期间阿镖打了个电话,车子还没开到,黑色的大铁门就已经敞开的等着了。

童话往车窗外看,不由得惊了眼睛,小嘴微张。

夜幕降临,远山只看得清一个模糊的轮廓。眼前偌大的一片土地,只有这一条笔直的柏油路,被亮黄色的车灯照亮,沉沉的夜幕中似乎只有这一次亮光。

道路的两旁,种满了向日葵。

从黑色大门里面,一直蔓延到童话视线的尽头。

满满都是低头惹怜的向日葵。

“哥哥,为什么你从来没有给我送过花?”

“等你长大了,我送你一座玫瑰园,要多少有多少!”

“……嗯……那你还是送座太阳花园吧!看腻了,我还可以嗑瓜子解闷!”

“好!”

往事一幕幕,童话眨眨眼,眼泪掉了下来。

车子驶进大门里,在别墅前停下来,阿镖先下了车,车后的两人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怎么?被我感动了?”

童话看着前方,许久她才悠悠启唇“慕颍宸……太阳花白天昂首追逐太阳,晚上你知道它们在干什么吗?”

“……”慕颍宸皱眉,不知道童话为什么会突然间问他这么个无厘头的问题。“……交配吗?”

童话就知道他的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人家是播种繁殖的。”

“那它们晚上能干嘛?”

“低头嗑瓜子。”

“……”

说实话,童话也觉得这笑话忽然被他弄得很冷。

“哈哈……”出乎意料的他居然笑了,弯起来的眉角好看得不真实。

“好,那明天我们就去摘瓜子,让它们晚上看着我们嗑,馋死它们!”

童话忽的也跟着笑了起来,平日里杀伐果决的男人竟然也有如此的孩子心性。

慕颍宸却看着她,缓缓隐了嘴边的弧度。

童话转过脸,他的脸却覆在了眼前。

丝丝喘息喷洒在彼此间,这车内的空间算不得有多窄窘,可偏偏他这样覆上来,暧昧的气息就流转了整个车厢。

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咚咚!咚咚!跳的极快。

童话缓缓闭上了眼睛……

听得他的气息在她脸上拂过,她紧张的握住了裙摆。

“下车吧。”

童话一愣,蓦地挣开眼睛,他却先她一步下了车。

***

这房子看起来慕颍宸也不经常来,但是应该来之前让人给打扫过了,桌椅都没有灰尘,很干净。

童话站在房子里东望望西望望,最后定格在慕颍宸的脸上。

“不是说要带我吃东西吗?”

慕颍宸扯了扯领口,把蝴蝶结和外头都脱了下来,扔在沙发上“急什么?”

说着灌了一口水,转身进了厨房。

童话惊讶的看着他“在慕家那么多年竟然不知道你还会做饭?”

慕颍宸没看她,八成也是嫌弃的眼色“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那时候你天天围着冯子冀转,哪还能注意到我?”

童话手上的包一时没抓稳,砸在了地上。

她转头去看他,他却毫无表情,像是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童话捡起包,坐进米白色的沙发里,不再言语。

二十分钟后,慕颍宸叫她“过来,吃东西。”

童话深吸一口气,从沙发里站起来往餐桌去。

很简单的开水面,里间夹了几颗油绿的青菜,最上面盖了个白嫩里夹黄的蛋。

看到餐桌上的东西,她又是一愣,抬起头来看慕颍宸。

慕颍宸说:“圆圆,生日快乐。”

小的时候童话长得太胖,哪里都圆滚滚肥嘟嘟的的。慕颍宸嫌她太胖,他抱不动,就给她起了这个名。

他和她说,这个名字只有他能叫,要是让他听到别人也这么叫她,他就去拔了那个人的牙!拔光为止!

小小的年纪,就霸道得不行。

以前她生日,林姨也总会给她做一碗长寿面。

林姨去世后的两年,她每天都在担忧下个月的生活费,上课上班忙起来连多少号都不记得,那还会时间过生日?

已经很久……没有人给她做过长寿面,祝她生日快乐。

也很久,慕颍宸没叫她‘圆圆’了。

慕颍宸似乎并不在乎此时童话的心里是如何的翻滚,他说完,便一口一口的开始吃他碗里的面。

童话坐下来,也开始拿起筷子一根一根的开始吃。

眼泪滑过脸颊流进嘴里,又咸又甜。

慕颍宸忽的抬起了头,看着她脸都快要埋进碗里去的模样,唇间似多了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

第二天,天未亮,门外就有人把门敲得震天响。

童话刚睡醒,一张脸红扑扑的,带着睡眼朦胧的娇憨打开门。

慕颍宸早已梳洗整齐,颀长的身子穿了一件黑色的运动服,童话一眼望过去,就被他这一身动感的装束给迷了眼。

他一掌拍到了她的后脑勺上,语气不耐“赶紧去刷牙洗脸,跟我出来。”

童话迷蒙蒙的“天还没亮,干嘛呢?”

他把童话推了进去“赶紧的,少废话!”

童话被他赶着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胡乱的扎了扎头发,匆匆走了出去。

慕颍宸把她带到了天台上,天台上放了两张躺椅,初秋的早风吹到了童话的身上,有些凉。

此时天已微微露白,淡淡的光亮洒在宽大的天台上,朦胧得不真实。

凉风灌进童话薄薄的衬衫里,耳边未能扎上去的发丝打在了脸上,微微刺疼,丝丝沁凉。

她索性就把头发放了下来,及腰的长发瞬间就被秋风吹乱,淡蓝色模糊的光晕中,她眉眼,娇艳如画。

慕颍宸回头看,霎时迷了眼。

风吹过她的细细的声线穿过耳膜,飘渺朦胧。

“上这来干什么?”

慕颍宸回过神来,轻咳了一声,他一只手肘压在了栏杆上,偏头点了一只烟,烟火的星光在他的之间闪烁,。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童话皱眉,顺势在躺椅上坐了下来。

两人就这样在天台上,一个撑着胳膊在栏杆出抽烟,一个坐在躺椅上侧目看。

不说话,竟也不觉得无聊。

层叠的山峦后,朝霞缓缓的扩散了过来,那深蓝色的天幕在朝霞中,缓缓变淡,天光大亮。

慕颍宸将手里的烟碾在了水泥质栏杆上,头也不回的“过来!”

童话一惊,赶紧走过去,顺着他的视线看;

山峦后,闪过一丝红光,天际线间金光闪耀,却是柔和的。童话看着它,如电影的慢动作般一层层的变幻色彩,缓缓升起。

初生的朝阳,金色的光辉洒在她嫩白的脸蛋上,秀色可餐。

慕颍宸看着她惊喜的侧脸,大掌压低了她的脑袋“看下面。”

童话惊愕的看向楼下,两道旁的太阳花。

千亩太阳花开,又是怎样的一副场景。

童话怕是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幅壮美的画面。

阳光一层层照过来,就如一把扫帚,扫走太阳花上的阴霾,它照耀的每一处,太阳花都纷纷抬起了头,望向它。

风吹过,花瓣娇艳欲滴,轻轻晃动。

童话惊颤着看向慕颍宸,眸子里有光影潋滟。

风带着阳光的味道,拂到了童话的脸上。

风带着凉意窜进了慕颍宸的耳膜,还有童话微带哽咽的声音。

“慕颍宸,你恨我吗?”

慕颍宸偏头睨了她一眼,将双手放进了裤兜里,皱起来的眉眼微眯,看着眼前这片都已经睡醒了的向日葵地,深邃的眼底一片寂凉。

“……恨”

童话的眼角酸涩。

“我妈死在我的怀里的时候,我恨不得让你给她陪葬!”

温热的触感从后背传来,一双小手忽的穿过了他的手臂,从背后轻轻抱住了他的腰肢。

童话把头贴在了他的背上,眼泪一滴滴的融进了他的黑色运动衣里。

那温度似要穿过了皮肉直击他心脏。

她的声音沙哑,却穿透人心。

“哥哥,对不起,谢谢你。”

这句对不起,童话迟到了两年。

她以为她再也没有机会对他说,对林姨说了。

哥哥,对不起,我害了林姨,谢谢你,还能给我片刻温暖。

***

童话的父母是车祸去世的,那时候童话才五岁。

旁的她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早上爸爸说过要带她回家,可是车子还没开到机场就已经出了事。

车子不受控制撞上大卡车的时候,爸爸和妈妈把她护在了怀里,只有她活了下来。

那时候童话睡觉,每天晚上做噩梦都是爸爸妈妈浑身是血紧紧抱着她的画面。

她在慕家的十几年,林姨和慕伯伯对她比对慕颍宸这个亲生儿子还要尽心尽力。

所以当有人和她说,她的父母是被慕家的人害死的时候,童话是怎么都不会信的,可是种种证据摆在眼前时,她却有了动摇。

记录了慕家所有地下交易的光盘是她偷出来的,却不是她交给警察的,她从没想过把它交给警察,她不过是想以此问问慕知洐,她的父母究竟是怎么死的。

可冯家却又怎么会放过这次绊倒慕家的机会?林姨的那一枪是她开的,慕家也是因为她垮的。

直到林姨死的那一刻,童话才知道,这一切不过只是冯家为了整垮慕家的阴谋。

那些证明她父母就是被慕家害死的证据不过是他们编造出来欺骗她的手段。

或许就像慕颍宸说的那样,不论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慕家欠她的,也不该由林姨来还。

因为她至始至终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不知道她的家是被童话一手摧毁的。甚至临死的前一刻,还在和慕颍宸说:“带你妹妹离开。”

秋风的拥抱里,这一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