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秦小猪》秦小篆 强攻 秦小猪Basher

更新时间:2019-09-17 18:06:16

《秦小猪》秦小篆 强攻 秦小猪Basher 已完结

《秦小猪》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深水木犀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樊大郎,方秀才

《秦小猪》是深水木犀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秦小猪》精彩章节节选: 锦儿脸红红的,对秦小猪的安排有些恼。可她老实惯了,又觉得秦小猪的话无懈可击。确实有必要去给各家老娘说一声,慢一慢巴掌棍子打在屁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锦儿脸红红的,对秦小猪的安排有些恼。可她老实惯了,又觉得秦小猪的话无懈可击。确实有必要去给各家老娘说一声,慢一慢巴掌棍子打在屁股上,可不是好玩的。

她一时忘记了,樊家虽没有老娘镇宅,可还有个厉害的哥哥樊二郎呢。

锦儿硬着头皮自己先回了家,到家见樊大郎二郎还没回来,心下稍安。把手里的东西往堂屋放了,就去打水准备做晚饭。

一会樊家兄弟回来了,见到那些吃食玩意。樊大郎尚可,樊二郎一瞪眼,揪过锦儿的耳朵,便是好一番盘问。

锦儿不敢欺瞒,从出了村子说起,一五一十详细给二人说了。樊二郎听得一会咬牙,一会蹙眉,耐着Xing子听完了,脸上有点奇怪道:“秦小猪果然那么说了,她还会做衣服?”

锦儿忙称是,见樊二郎注意力全被秦小猪吸引,大喜之下狗腿得把秦小猪卖了个干净。

樊大郎拉过弟弟,笑道:“你不是一直说她男儿腔嘛,会针线有什么稀奇,我听说好些京城的大裁缝都是女子呢。不管她是什么来头,要是真会这个,将来也是一门手艺不是。”

樊二郎听了皱皱鼻子。

大郎又道:“听锦儿说,她们今天可遇到那伙泼皮了,虽是打赢了。可以秦小姐脾气,怕是吓得不轻,你一会莫要吓她了。”说完也不管樊二郎,起身叫锦儿去烧火,自己到厨下做饭去了。

打架到底不是什么好事,挨到村里炊烟四起,也没一家有留秦小猪吃个便饭的意思。秦小猪只好慢腾腾回转樊家,进门就看到樊二郎虎子个脸,吓得向后一跳。

大郎劝说的话,也不晓得樊二郎听进去几分。他就在院子里向秦小猪问话,听秦小猪说到银子都花光了,开口道:“你这个败家女,瞎得瑟什么。这下可好,连本钱也折了。”一会说得自己脾气上来,愈发口刀子跟小李飞刀一样,刷刷满天飞。

从秦小猪是个猪说起,一直说到秦小猪是个笨蛋还没完。秦小猪开始还是装哭装可怜,看大郎锦儿可有捞她的意思。奈何二郎来势汹汹,没人敢正面应敌,只留秦小猪在当地孤军奋战,她哭着哭着便变成了发大水一样真哭。

最后,还是樊大郎救得她,樊大郎走过二人身边道:“饭菜做好了,不吃一会就冷了。”

樊二郎才暂时放过她,一顿饭吃的平淡。

秦小猪肚子吃饱后,想找些零食磕牙,想起自己今天还买了布的。她有点想将功赎罪的意思,找了根布条等份做上标记当软尺用,积极地要给一家大小量体裁衣。

男儿家的衣服哪有让一个女子动手的道理。樊大郎不肯要秦小猪做衣服,秦小猪就拿出撒泼的本事,眼圈又是一红,眼见得眼泪就要决堤而出,嘴里还煽情道:“樊家对我有救命之恩,一直以来无以为报……我恨不得以身相许!”

说着,她便看向樊大郎,想看樊大郎有没有动容。被樊二郎挡住了视线,只好又回头继续表演,“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如今竟是连一身衣服也不要我的了吗?”语未毕,大把眼泪落下来。

秦小猪哭的挺认真,樊家三口有被感动的,有被吓到的,还有被恶心了的。最后只好答应,让这人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去吧。

手工帝既出,谁与争锋。

因为折了本钱,秦小猪也不做小饼了,只又给狗丫她们炒过一回板栗、一回松子后,再没做过其他,终日足不出户在家做衣服。

村人有一阵见不到秦小猪领着大小丫头四处觅食,都觉得纳闷。一问之下才知道,秦小猪在家做绣花衣裳呢。

有那先头眼红樊家兄弟运气好从河里捡来个漂亮小娘子的,比如八卦男子碎嘴鳏夫,现下就议论起这小娘子莫不是有毛病,又或是得了失心疯。怎好端端的女子不做,躲在家里跟个男儿般绣花。

当然这些个胡乱说法,不是所有人都相信的。秦小猪长的再像男儿,也不是真的男儿,哪有女子在家做针线活的。比如狗丫娘,她就坚决不信秦小猪会拿针线。还说狗丫胡说坏人名节,胡乱打一顿了事。

虽然樊家没有大人,几个孩子支撑家业,又有未嫁男儿。可秦小猪在村中待得久了,见识过她的脾气秉Xing的,都把她归为小娃一类,放在家里就跟吉祥物一样,并不把她当成年女子看。村里的男人们上樊家大门,还是没什么顾忌的。

大伙就成群结队,到樊家去看稀奇。到了锦儿那屋一看,秦小猪虽不会绣花,可是真是在做衣服,都不禁啧啧称奇。

参观一圈回去后,各位叔伯兄弟们便把这事当做下酒菜,说给家里老小听。四方邻里见面也笑谈一二,还有出了远门去亲爹家回门子的,免不了也拿这事孝敬老爹。

好在秦小猪并不在意虚名,她现在一心要做好手上的衣服。除了真是有点报恩的意思,还想着在樊大郎面前挣个好,把方秀才比下去。

其实仔细想想,方秀才哪里比她强了。也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不就比她多认识几个字吗。等她得闲把这里的字认全了,算一算自己读到本科前后加起来十来年,比那秀才读书的时日还要长久呢。

再看看自己,除了暂时Xing文盲,又有什么不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出门可以做买卖,在家还能给一家大小做衣裳。又摸摸脸,长得跟花骨朵似的,怎么樊大郎就死心塌地要跟了方秀才呢。

她做衣服第二天,方秀才就来过一次。当时看到她在屋里捻针搭线,就跟郭靖郭大侠看到东方不败在绣荷包一样,恨不得立时上去揪着人大喝一声:“你这个妖人!”

幸亏君子动口不动手,方秀才武力值也不行,行动力略低下。只是一动容,就被锦儿拉到院子里闲谈去了。

方秀才是有事来的樊家,她家住在镇子上。头回秦小猪被调戏,在街头大哭,樊二郎怒斥泼皮无赖的时候,她还在县城书院里读书,得闲回家才听说一二。

方秀才觉得秦小猪一个女儿家做男子姿态,实在让人不齿。樊二郎当街破口大骂无赖,虽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可到底也不是个端庄男儿家该有的样子。

但家中父母、祖父母都对樊二郎的爽利和正气赞不绝口,她便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在心中暗自庆幸,当年定下的樊大郎,不是这个樊二郎。这么一比较,又觉得樊大郎当真是极好。

次回,秦小猪带着席家村的野丫头们,在街上把那群混混们打得七零八落时候,方秀才恰在书铺里买书,亲眼见了秦小猪如何怯懦扭捏,心下更是鄙夷不已。见那打架的人人暴虐,不一时便打的血沫横飞,方秀才更觉不妥。这行径实非君子所为,那伙人中还有锦儿在,这可怎么得了。

都是那个秦小猪惹的事,她那副男儿腔摸样,虽不用担心她会对樊家兄弟做什么。可公婆早亡,樊家只留下这一根独苗,樊大郎也对这个幼妹向来疼爱看重。所谓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怎能叫她和这一群不知所谓的混在一处。天长日久,把锦儿带坏了去。

方秀才人虽迂腐,但Xing情方正,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当即回家禀了父母,又在书院里多请了半天假。拎着些点心,不年不节就跑到樊家来了。

她一大早来的,樊家人刚吃过饭,院子里乱哄哄的。樊大郎要去挑水,二郎正收拾碗筷。锦儿见她来了,就把她引到自己房子略坐,正巧看到秦小猪在屋里穿针引线。方秀才觉得自己的太阳Xue突突地直跳,大脑不能思维,也幸好锦儿拉她到院子里,嗅了几口清晨的新鲜的空气,她才想起此来的目的。

她便平复心情,和大郎说叫锦儿继续读书去,不能让她再终日和秦小猪混日子了。

锦儿如今已经十一岁了,七八岁的时候,樊家老樊头还活着,勉力支持,让她在邻村私塾里读了一年半的书,大字也认识几个。后来老樊头去了,锦儿是孝女,读书的事一耽搁下来,后来就再没提起。他们家境不比当初,锦儿也懂事,每日在家帮着兄长忙里忙外,也不提重回学堂的事。

这是樊大郎的心病,也不知道方秀才今日如何想起这个话来。

方秀才不会劝人,但也不想自己说得过头,叫樊大郎听了难受。她想了许多,说的时候却都不好说出来,憋了一会才道:“总之,就是不能让她再和秦小猪一道混了。”

樊大郎也想让锦儿去念书,可家里经济是一副饿不死,也没有富余的情况。况且离了锦儿,家里的活计怎么办。他过一阵子要把嫁妆都绣起来,到时候家里更是要依仗二郎和锦儿。

至于秦小猪,不说这人做不得田地里的活。那到底是个外人,做不得数。他知道方秀才有时会有些古怪脾气,不好下了她的面子,只好迂回,说再过些时日再说这事。

方秀才面上难看,却不想秦小猪在屋里听了几耳朵,这时跳出屋来道:“我支持方秀才的意见!”说着,便滔滔不绝说了一通,什么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先前她是玩地有些过了,自己读书的事都不记得了,哪还想得起来锦儿来。

方秀才的目的主要是防着她影响锦儿,没想到她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也不知道这人哪根神经搭错了。方秀才也不理会她,自对樊大郎说,明日她就拿束脩来,送锦儿去私塾读书。还说若是临近的学堂不收,送到县城的书院也使得。

秦小猪豪言壮语说过,才想起自己现在一文不名了,见方秀才如今大方,博得了樊大郎开心,有些忿忿,一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