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为倾城来》倾城谷雨来mp3下载 小说在线试读 我为倾城来无广告

更新时间:2021-02-19 00:02:48

《我为倾城来》倾城谷雨来mp3下载 小说在线试读 我为倾城来无广告 连载中

《我为倾城来》

来源: 作者:青樟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霍尊,少夫人

《我为倾城来》由网络作家青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霍尊,少夫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霍尊倒下后吐血不止,被十几个护卫迅速抬出擎天王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霍尊倒下后吐血不止,被十几个护卫迅速抬出擎天王府。

一路上,几百名府兵在街上开路,马车飞奔着冲回将军府时,府邸上已有二位太医早早的候着,一直忙到次日清晨。

那日,她头一次看到自己的公爹镇国大将军霍风。

在擎天王府大院里,这位五十多岁的大将军身形消瘦,但目光和霍尊一样冷鸷霸气,声音铿锵有力,不怒而威。

懂唇语的她远远看着霍风和擎天王的对话,知道此事惊动了皇帝。

皇帝大发雷霆,说吞剑和进溶洞都是阔天辰提出的,若是霍尊有个不测,就让擎天王府给个交代。

阔天辰这才慌了,其实他也知道只要镇国将军府还在,就不能伤霍尊性命。

他原本也只是想让霍尊难看,真正要杀的人是夏芫,只是没想到夏芫躲过了一劫,霍尊却差点被他玩死。

太医说霍尊喉咙、气管都伤地不轻,但致命的伤在肠胃。

说他是胃肠壁划伤后,长时间走动导致的伤口进一步撕裂,最后演化成胃部大出血。

两位太医临行时,再三嘱咐:五日不可下床,中药调理一月,流食。

接下来的日子,霍尊静静地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如纸。

白天,由清月小心服侍着,晚上由夏芫照顾。

说是照顾,实际上,他并未给夏芫增加任何负担。

晚上,他都是早早入睡。清晨,她醒后他才醒来。偶尔间睡不着,他就静静地看着她,像是在欣赏件艺术品。

夏芫有意无意地回避着他的目光,因为这场意外她心里多少有些内疚。

若非她要报复霍尊,对方万不会有此一劫,若非他带着伤在溶洞里找了她几个时辰,也不会演化成胃部大出血。

看着他熟睡的身影,她默默地祈祷,求上天保佑他快点好转。

如此一来,他对她的羞辱,她对他的报复,也算是扯平了。

两日后,霍尊气色好转。

夏芫终于松了口气,开始琢磨起逃走的事情。

一有机会,她就对着院子里那棵大梧桐树发呆。

她看了一天,终于从那刻枝干盘错的大树上找到一条爬树跳墙的路子。

墙高三四米,但只要能出这个院子,按照喜鹊说的路线,她觉得逃出去不是难事。

霍尊近日都是一觉睡到天亮,而且有伤在身,不能说话也不能起床。

逃跑的话,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合适了。

之前当掉凤冠霞帔的四百两银子,她自己留了一半给,还有一半交给清月留作西院开销。

夜幕降临后,她草草收拾了套衣服,取了二十两银子,悄悄藏在了墙角的花丛里。

月亮渐渐爬出云层,皎洁的月光如给大地镀了层银纱,寂静而柔美。

霍尊目光落在床顶的大红帷帐上,脸上平静如水。

看他唇角有些干涩,夏芫端过桌上的参汤给他喂了几勺。

“还喝吗?”她轻声地问。

他轻摇了下头,眼底露出千年难遇的温柔。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叫喊声,他们所住的西院很快乱了起来。

府兵们口里嚷着抓刺客,很快就将院子围了一圈。

他们仔细的搜查了遍后,将目光锁定在西院的人身上。

护卫说,刚才从外面飞进来的是个年青女子。

夏芫一直都陪着霍尊,自然不在怀疑之列。

霍尊的四个丫鬟最小的也在这里伺候了二年,而且众所周知的不会武功。

白冰、玉暖是康国配给夏芫的丫鬟,霍尊虽是西院之主,但此刻病着,护卫商量了番,决定将此事禀告给大将军。

“你们看到的人是我!”玉暖突然站了出来。

白冰立即扯了把她的衣袖,玉暖上前一步,对着护卫坚定地说道:“今日是我爹的忌日,我想烧些纸钱给她,将军府规矩森严,不可擅自生火,也不允许我们出去。无奈之下,我就我偷偷溜出去了!”

“给父亲烧纸钱?在哪里儿烧的?”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护卫问到。

“虚望江!”

那护卫捋着胡子冷笑了声,不屑地说:“这么说是死无对证了?将军府纪律严明,无论是家规还是军纪,擅自外出者,一律杖毙。皇上有令,康国送来的人凡会武功者,杀无赦。这两条禁忌,姑娘可是都在其中!”

“她不是擅自外出,是经过我允许的!”夏芫走出寝室,平静地说道。

她虽不喜欢这两丫鬟,但三人与荣俱荣,与损俱损。

一人暴露了,其他二个自然也活不了!

“少夫人!”

那络腮胡子回头一看,双手抱拳身子微微弓了弓,算是行礼。

“今天的确是她父亲的忌日,是我允许她出去的,她也并不会武功!”

夏芫是皇帝给赐的婚,又是他们将军府的少夫人。

事关重大,又不能惊动养病在床的霍尊,樊莽说此事必须由大将军处理。

“这么大点事情,还要惊动我爹吗?”霍尊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

看到霍尊,府兵们一脸惊讶。

前几日他们少爷重伤吐血,御医忙活了一夜。

不是说性命垂危吗,这么快就下床了?

“少爷,这个丫鬟会武功!”络腮胡子繁蟒回答说。

夏芫被禁在将军府不得出门是霍尊下的命令,她私放丫鬟出府的事情也该由霍尊处理。

只是,“会武功者杀无赦”是皇上亲自下的命令,他们谁也不敢马虎,包括霍尊在内。

“我的丫鬟我清楚,她确实不会武功!”夏芫语气坚定地说。

繁蟒冷笑了声,指着院墙追问道:“少夫人,我们几个亲眼看到她出现在院墙上,这么高的墙,不会武功她是如何上去的?”

“爬树上去的!”她犹豫了片刻,认真地说道。

护卫们对着院墙附近的树木看了半天,最后目光落在最大的那颗梧桐树上。

那颗树离院墙十几步远,树枝盘差错乱,茂密的树叶子也才刚刚开始飘落。

要是没有武功的话,他们怎么看都觉得到不了院墙上。

樊莽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咋了咋舌头说:“少夫人,没有武功的话,别说是一个姑娘家,就是我们这些大老爷们也爬不上去啊?”

“她确实没有武功,但也的确爬上去了!”夏芫冷静地答道。

霍尊盯着那颗梧桐树看了一会,摸了摸喉咙清晰地说出了一个字:“爬!”

虽然只有一个字,话音非常沙哑,但语气却是强硬的。

玉暖怔了片刻,朝梧桐树跟前走去。

“你去爬!”他冰冷地目光落在夏芫身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