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娘子悦来》青浦东渡悦来城 清水文 娘子悦来801

更新时间:2021-02-11 05:01:37

《娘子悦来》青浦东渡悦来城 清水文 娘子悦来801 连载中

《娘子悦来》

来源: 作者:凤舞寒沙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雪儿,容三爷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凤舞寒沙原创小说《娘子悦来》,主角是雪儿,容三爷,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容三爷端坐在了软榻上,着一袭白中泛青的织锦绣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容三爷端坐在了软榻上,着一袭白中泛青的织锦绣袍,发上别了一支白玉冠,面若冠玉,唇红齿白,狭长的眸子流光溢彩,竟是说不出的**俊俏。

这模样看在魏悦眼眸中却是如鲠在喉,容三爷一看便是那种爱玩儿的风/流坯子,越是对雪儿好她越是觉得触目惊心。如今的世家贵公子们玩儿的着实过了头,养小倌儿不说了,还有些不成器的玩儿那些小孩子。

她一定要进绘雨舍来,必定要想个周全的法子将妹妹保护好不受任何伤害。

“回三爷的话,奴婢月儿的家以前是开酒坊的,遭了难,主子们可怜收留了奴婢在后厨帮忙。近些日子送往绘雨舍的酒酿都是奴婢做的,今儿偏巧奴婢忙着酿七日香,昏了头,给绘雨舍送来的酒酿中少了一样玫瑰酒酿。奴婢情急之下便将酒酿带过来,不巧打扰了五殿下读书,罪该万死得很。”

魏悦的这一席话滴水不露,刻意交代了酒酿的事情,容三爷果然被吸引了去:“你会酿酒?”

魏悦心头一喜,福了下去道:“婢子也是会一点儿,平日里酿着玩儿的。”

“哦,七日香怎么个酿法?”容三爷对酿酒倒是颇感兴趣,若不是安平侯家法严苛早就大张旗鼓的开酒坊去了。不过也暗地里在五王爷司马炎的九Chun堂酒坊里投了大笔的银子,这个自是不能让父亲知道的。

反正容家三个儿子里,他最小,一来不是嫡子,二来不是长子,没有大哥那样冲锋陷阵的本事,也没有二哥那样煊赫的资本。自己只图一个乐呵,吃吃喝喝快意人生。这点子想法倒是同五殿下一样,所以两人走得很近。

不过若不是五殿下这一层尊贵身份保着他,说不定早被爹轰出了容府送到战场上去了。

魏悦忙回道:“回三爷的话,奴婢觉得酿造七日香最主要的倒不是添加的那些酒曲而是发酵的时间。一炷香与半柱香的差别口感自是不一样的。奴婢最近酿造的七日香加了**花进去,一柱香的时间便加一层酒曲搅拌着**花的花瓣,一连加七层,七柱香时间过后。寻一个清凉阴寒之地储藏,酒味中除了**花的香味,糯米的甜味,还有一股子清冽之味。”

容三爷瞬间瞪大了眸子,脸色不禁挤出一抹笑容:“我说嘛!五殿下怎么会保着你一个小丫头!定是你手中的玫瑰酒酿吸引了他,才拦着你说了几句话是也不是?”

魏悦一愣,抿了唇点了点头,容三爷倒是个无心机的人。替她找了这么好的一个理由,索性便应承了去。只是司马炎不知道会不会放过自己?

“丫头,赶明儿便将你的七日香带过来三爷我尝尝,若是你没有诳我,便留在我绘雨舍吧!”

“谢过三爷!”赐香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这事儿终于成了,忙跪下来磕头。

“慢着些高兴,你毕竟是后厨里的人,还需要同萧姨娘说一声儿才能成事儿。”

“奴婢晓得,能伺候三爷奴婢自是万分欢喜的。”

“好了!下去吧!明儿将你的七日香送了来!倒是灵牙利嘴的让三爷我颇感兴趣,这样的法子酿造的七日香保不准也好喝的很。”

魏悦一阵暗笑,容三爷比自己想的还要欢脱一些,性子也是爽朗得很,只是他对于雪儿究竟是个什么心思呢?

“桃蕊!打赏!”

“是!”桃蕊心头着实不痛快,不就是会做个酒酿吗?长得这么丑,三爷左一回右一回倒是上心了。

魏悦接过桃蕊手中的小银锞子,不去看桃蕊背着三爷甩给她的难看脸色,冲容永磕了一个头退了去。

走到外隔间却看到雪儿正同冰儿在一起剪花样子,想必雪儿一直在偷听着里间三爷同自己的谈话。这丫头也是个不省心的,魏悦忙将带过来的玫瑰酒酿乘机送到了雪儿手中笑道:“刚才给绘雨舍送酒酿的时候落下一样,这玫瑰酒酿还请雪儿姑娘,冰儿姑娘尝尝鲜。”

“谢谢月儿姐姐!”雪儿眼眸中露出一抹喜色,许是也听到了三爷要将魏悦留在绘雨舍的好消息。

“不过,雪儿姑娘,我也罗嗦一句,这酒酿吃多了不好消化还容易坏牙齿的。”

雪儿猛地抬眸看着魏悦眼眸中的责怪之意,瞬间了然,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事情,乖巧地点了点头。

魏悦心头松了一口气,这丫头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不过今儿这事儿的代价却是大了去,不曾想连着得罪了五王爷还有容大小姐。都不是好伺候的主儿,今后该怎么办呢?

她也不敢多想快步走回到了后厨,将三爷赏了的银子交给了李大嫂子后,吃了一点儿剩饭剩菜,便回了东偏房。

今儿她当值,后厨的厨娘们能回家的都回了,连瘸丫也回去替她爹缝补那身已经是千疮百孔的衣裳,打更的时候夜风也冷,少不得将那些破窟窿眼儿缝补起来。

魏悦看着夜色宁静,心头倒是忐忑,白天同五殿下说今夜将酒卷交给他,也不知道当不当的真?

又想起来明天还要准备好七日香带给三爷品尝,整坛子抱过去自是不行的。一来路远自己实在是抱不动,从废弃园子的水榭那边将坛子抱回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况且从后厨走到绘雨舍那么远的距离,累也累个半死。再者说来,抱着那么大的一个坛子实在是张扬的很。

她抿着唇从架子上取下来一只装桂花蜜的小白瓷坛子,巴掌大小,看起来也精巧用着正合适。随即将里面的桂花蜜倒出来,将白瓷坛子清洗了几遍,可还是有些桂花蜜的味道。

她正自愁苦间,猛地想到了水榭中那些单琴师烧制的黑陶坛子,一个个精巧不说还是新的,正好存酒。明儿个去三爷那里之前,再去一趟水榭,只记得上一次单琴师平白无故生气而走,那些黑陶罐子被她藏在了水榭边的石洞里。

打定主意后,提着木铲转出了东偏房,循着墙角的一株桂花树而去。她将七日香暂且埋在了那边,刨了出来,刚要抱进房间里去。却想得先用抹布将泥土擦拭一遍,折返回了屋子里取了抹布。却发现桂树下面的坛子早已经不知所踪。

魏悦登时吓呆了去,一共只酿了两坛子七日香,一坛被单琴师洒了去,只剩这一坛子,指着它能博得三爷的好。一下子去了哪里?

“月儿姑娘!是不是寻你酿的七日香?”桂花树上慵懒得半躺着一个身着玄色锦袍的男子,正是五殿下司马炎。此番仰起头,似乎已经将魏悦的七日香灌下了一半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