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朕对国公有非分之想》对你没有非分之想 XXOO 朕对国公有非分之想妖孽受

更新时间:2021-01-26 10:02:15

《朕对国公有非分之想》对你没有非分之想 XXOO 朕对国公有非分之想妖孽受 连载中

《朕对国公有非分之想》

来源: 作者:旺仔很忙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杜尔,顾南絮

完结小说《朕对国公有非分之想》是旺仔很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杜尔,顾南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梵镜言并没有把帮助杜尔白这件事放在心上,她没想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梵镜言并没有把帮助杜尔白这件事放在心上,她没想到杜尔白没两天就亲自拜访镇国公府。

杜尔白来拜访的时候,梵镜言正在练剑。

她的内功心法偏霸道,和小公主的身体融合时间尚短,经常出现剑气四溢的情况。

后果就是剑气在院子里放肆的乱窜,把原本长得郁郁葱葱的竹子砍的七零八落。

“姑娘!”簇水拿着拜帖急匆匆的走进院子,没有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一头扎进来,迎面就撞上一道剑气。

梵镜言眼疾手快,直接挥剑砍了一段竹子,随后朝着簇水扔出去,为簇水挡住那缕剑气。

竹子直接断成两截落到地上,切口光滑平整,可见梵镜言内力雄厚。

“姑娘的功夫是越来越好了。”簇水面露喜色,由衷的为她开心。

梵镜言收剑入鞘,问她,“谁的拜帖?”

簇水面色古怪,双手将拜帖递上去,“是杜家大姑娘的。”

杜尔白来的突然,拜帖送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外面等了。

梵镜言飞快的洗漱,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仪容,就带着簇水出去了。

顾家自然做不出让来访客人一直等在大门外的失礼事,所以簇水拿着拜帖去找梵镜言的时候,顾南絮已经被顾夫人遣出来招待客人了。

“杜姐姐好久没来啦,你来之前怎么不提前打招呼啊,咱们还可以出去玩。”顾南絮声音轻快,远远的就能听见了。

杜尔白还是柔声细气的说:“事出突然,下次我一定提前递帖子,找你出去崇济寺吃斋菜。”

顾南絮眼睛一亮,“真的?那我记着了,崇济寺的斋菜可好吃了。”

杜尔白抿唇一笑,“好。”

“镜言来迟了,还请杜大姑娘不要见怪。”梵镜言在外面等了两息,等里面的两个人闲聊停了一下,才走进来。

杜尔白站起来,顾南絮见到她就收敛起脸上的笑,可还是有分寸的,没有做出给梵镜言甩脸子的事情。

顾南絮对她的态度还是不好,真的贯彻了她在宫宴上说的话,在外面的维护,不过是不想让外人看顾家的笑话。

梵镜言表示理解,并没有因此就记恨小丫头。

“是我冒昧前来。”杜尔白立刻说,然后从身后的婢女手中接过两份请帖,依次递给梵镜言和顾南絮,说:“明日容华郡主在王府举办荷花宴,本来郡主是想亲自来的,不过临时有事来不了,我就请命给你们送来了。”

梵镜言有些诧异,她不明白赏荷宴里面怎么还有她的事情了,她和容华郡主并不熟悉。

似乎是看出梵镜言的疑惑,杜尔白解释道:“郡主很喜欢梵姑娘,认为梵姑娘是真性情。”

梵镜言还没有狂妄到连盛云珞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当日那个爽快利落又热心肠的小姐姐也给梵镜言留下深刻的印象,也是梵镜言来到江陵之后,第一个欣赏的人。

她收下请帖,对杜尔白保证,“谢谢杜大姑娘专程跑一趟,明日我一定准时赴约。”

盛云珞的荷花宴就在王府的后花园里办,也没有邀请长辈,都是平辈中人,梵镜言还在人群中看到了向雅馨,没想到她身体恢复的还挺快,竟然都能出来玩了。

簇水见到向雅馨就立刻紧张起来,暗自戒备,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没事,她又不吃人。”梵镜言笑眯眯的安慰簇水。

簇水没有因为梵镜言的玩笑话就放松下来,向雅馨的表情挺像吃人的。

“姑娘要是在这里玩的不开心了,咱们立刻就走,我哥说,他来之前,世子特意说的。”簇水说。

梵镜言笑着打趣她,“我带你来玩,你们都以为我是来闯龙潭虎穴的,回去问问你家世子爷,他不是总说让我出来散散心吗?怎么真的出来了,他又不放心了?”

簇水心想,那能一样吗?世子希望姑娘在江陵城里随意走走就行,容华郡主的宴会上,各家贵女都有,他担心有麻烦。

“梵姑娘!”盛云珞已经看到梵镜言来,远远的就走过来,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昨日我有事,让尔白带给你的,你千万别生气。”

她拉住梵镜言的手,热络极了,又去看顾南絮,说:“南絮今天可真漂亮,我这满池的荷花都被你比下去了。”

顾南絮脸颊微红,轻声说:“郡主说笑了,还是郡主最好看。”

江陵的贵女来了不少,顾南絮刚才打眼就看到不少,虽然穿的都很漂亮,但并没有抢盛云珞的风头。

贵女们参加宴会都是有约定俗成的规矩的,必然不会越过主人家,只是这种默认的规矩,也是看主人家身份的。

比如梵镜言要是办个宴会,估计没人会考虑她的感受,都得穿最漂亮的衣服,以期待和顾容与来一个美丽的偶遇。

梵镜言为她们那些弯弯绕绕的心思累得慌。

“她怎么来了?”

“郡主怎么还邀请她了?”

“她是什么时候搭上郡主的?可真有本事。”

梵镜言内力深厚,耳力好,一群贵女们自以为是的窃窃私语,被她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都能搭上顾世子呢,本事比你们想的大多了,你们要是好奇,自己去问问不就得了。”这阴阳怪气的语调,是向雅馨的。

向雅馨手中的帕子都要被自己给绞断了,她在宫中挨了棍子,又在家休养了半个月才敢下床,面子里子都丢尽了,江陵城里但凡和她不对付的人,见到她都要明里暗里的嘲讽两句,她简直恨死了梵镜言。

容华郡主心胸坦荡,她办宴会几乎是给江陵城里所有贵女都下帖子,不会偏待任何人,向雅馨也得了一张,来之前母亲特意叮嘱她,要好好表现,最好让大家忘了宫宴上发生的事。

没想到容华郡主的一视同仁竟然也用在梵镜言身上了,她出现的时候,向雅馨都能感受到大家隐晦的落在她身上那种嘲笑的目光。

“向雅馨,你和她打的交道最多,她没告诉你吗?”有和向雅馨不对付的姑娘立刻反唇相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