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傻妾》傻妾txt百度云 年上攻 傻妾下克上

更新时间:2021-01-12 05:02:06

《傻妾》傻妾txt百度云 年上攻 傻妾下克上 连载中

《傻妾》

来源: 作者:甜味白开水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逢天翼,完脉

新书《傻妾》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甜味白开水,主角逢天翼,完脉,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云烟一路跟随着逢天翼在篱雅小轩中漫步着,小轩中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烟一路跟随着逢天翼在篱雅小轩中漫步着,小轩中的路面上没有一点积雪,行起路来十分轻便,一看便知主人的心细,这里的主人当是方才那位公子吧。

云烟微垂螓首循规蹈矩地往前走着,她怎会就这样将手交到他的掌中呢?

她不该被他迷惑的呀,他根本就没有将她带回逢府,也没有告诉她他的真实身份,这般不坦诚相待之人她为何还要执迷不悟?

逢天翼也没有说话,他只径自将云烟带进了小轩中最为雅致的厢房内。进得房中之后逢天翼松开云烟的手后便转身朝逢昭命令道:“即刻点上炉火,另外,让府中医士过来一趟。”

逢昭点头之后便将房门掩上而去。云烟讪讪地盯着逢昭消失的身影,点上炉火倒是可以理解,这天寒地冻的,她又穿的这么单薄,确实需要暖上一暖,可是去请医士又是怎么回事?

“你在想我为何会让医士过来?”逢天翼没有再做任何逾矩的举动,他只站立在云烟身侧轻声问道。

云烟侧头而望:“你觉得不舒服?”

“叫我意之,在这个世上只有你能这样叫我。”逢天翼没有回答云烟的话,他只淡淡下了一道命令。意之是祖父为他取的字,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字,就算知道他也不允这些人如此唤他,不知为何,在他第一次见到云烟时,他就想让她这样唤他,轻轻地唤他为意之……

云烟在听见这话时心下不禁颤动起来,她在得知他是逢天翼时便猜测到了意之有可能是他的字,不想果然被她料中了,他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这话是在向她表明她在他眼中是独一无二的么?那逢府之中那个被她欺虐的她又算什么呢?

云烟不想因着一个名号而让逢天翼不高兴,她只浅浅出声:“意之……”

逢天翼虽知云烟依旧在抗拒,但是他却一点也不生气,女人嘛,总是要慢慢哄着才能让她的心慢慢失陷,而他……多的便是时间。

“我请医士过来是为你把脉的,听说你在凝香楼中吃了不少苦头,该是好好调养的时候了。”一句关心的话语被逢天翼说得风轻云淡。

可是,表面平静的他却清楚地知道这句话一定会在云烟心中激荡起涟漪。

云烟闻言果然眸带惊愕地侧身看着逢天翼,她的眸中带着不可置信带着些许的动容。原来,这世上真的还有这般珍惜她的人呵!她该是高兴的呵,可为何内心深处却有那么一丝丝的悸怕呢?

逢天翼在接受到她的眼神后也转过身来朝她微微一笑:“怎么了?”

云烟低头撤开视线回道:“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我身上的伤已经恢复了。”

阁主为她假造了凝香楼里的身份,说她两年前便进了凝香楼,因着不肯听从管教,所以难免吃了许多苦头。没想到,这么一个谣言竟然让他如此上心的要让人为她把脉。

逢天翼似乎早已料到云烟的话语,他淡淡一笑:“没事,让医士瞅瞅总是好的。”

他的语气虽轻,但是那之中却蕴含着一种不可抗力,这种无形的力量让云烟再次打消了拒绝的念头。

她微微点头道:“好。”

逢天翼微笑着用眼神示意云烟,让她坐在床榻之上等待医士的到来。

没过多久,屋内的炉火便点燃了,寒冷的屋子之中温度缓缓升高。云烟的整个身子也开始暖了起来。屋子暖起来没一会儿,医士便提着药箱进了房间。

云烟静静的半躺在床榻之上让医士把脉。医士把完脉后躬身对逢天翼说道:“主上,这位姑娘的体内尚有郁结存在,恐需服用一些驱除郁结的药才行。”

云烟听完抬眸看了看逢天翼,她在他的眸中看见了担忧与焦虑,隐于被子下方的手不自禁地拽紧了衣衫,她于心中冷笑了起来,她之所以会心存郁结不都是逢天翼赐给她的么?她体内的生死咒没有发作时是没有丝毫迹象的,所以,那医士探出来的问题皆是由逢天翼一手造成的。

这世间的事未免太过可笑,这个让她差点含恨死去的男子此刻却为了她的病而心存担忧。

只可恨受到生命威胁的她不得不扮演双人的戏份。

逢天翼听后对医士吩咐道:“需要什么药材尽管用,熬好药后送来让我检查。”

那医士躬身回道是后便退出房间开药方去了。

云烟本以为逢天翼会在把完脉后离开房间,但是他却没有半点要离开的迹象,他只坐在床榻边静静的等待起来。

寂静的夜里,偌大的房间之中,两人的呼吸声都是那般的清晰。云烟开始还平静的呼吸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得急促起来,她还是有些不习惯与他单独待在一起。

“你不回府么?”漫长的沉默之后云烟终于打破了宁静,她偏首问道坐于床边的男子。

逢天翼朝她笑道:“看你喝完药后我再回府。”

云烟的脸在听见这句话后瞬间燥热起来,面上酡红一片,她转头低声反驳道:“我自己会喝的。”

“我不放心。”面对云烟的反驳,逢天翼只淡淡说了这么几个字。

不放心,他是真的不放心么?这样的感觉真让她觉得她就是一块掬在他手中精心呵护的宝贝,她就那般易碎么?

云烟没有再说话,她只垂着眼眸看向床上的绣花被套,那上面本是清晰的荷花图案在她眸中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煎好的药不久之后便送了过来,屋子里迅速溢满了药味,逢天翼拿到药碗之后便开始轻轻的吹拂着药汁,他用调羹一次又一次的将药液拨开又拨回,那神情十分之专注。

云烟盯着他垂下的睫毛一直闷不吭声,而逢天翼却耐心地吹着药,直到药液上面的烟雾渐渐淡去时,他才用调羹舀了一勺尝了一下,尝好后他换了一个新的调羹放进碗里,他抬眸对云烟说道:“差不多了,不烫了,这药也没有问题,可以喝了。”

云烟看他看得入了神,以至于逢天翼抬眼的那一瞬,她的双眸竟然与他对了个正着,云烟在感受到逢天翼的眼神时,她脸上瞬时一红低头想要去逢天翼手中拿药碗,可是逢天翼却将手一晃躲了开去,他低声道:“碗还是烫的,当心烫着你的手,还是我喂你吧。”

云烟低着头摇晃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让他喂她喝药还不如一刀杀了她,那样的场景该会多尴尬呀!说什么她也是不愿的。

逢天翼轻轻一笑没有多做纠缠,他只拿了一块布垫在碗下随后将碗递给了云烟,云烟接过碗来慢慢的喝了下去。

这夜,以及往后的数夜之中,逢天翼都实践了他的话语,试药与吹药成为了他每日必做的事情。后来几日,他更是霸道的开始喂药,他试药时的认真,吹药时的耐心喂药是的专注总让云烟的眼泪在他离开之后缓缓流淌而出。

他该是珍惜她的吧,他该是没有其他目的吧!

倘若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她该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子吧!

云烟的心在他的温柔与体贴之中,在抗拒与挣扎中情不自禁地开始沉沦。

十日之后,经过再次的精细调养,云烟的身子已经大好了。她的双颊已经染满红晕,嘴唇也变得红润欲滴,整个人焕发出了年轻的光彩,这样光彩四溢的她不禁让逢天翼眼睛为之一亮。

这些天,京都之中又下了几场大雪,屋檐之上都铺满了厚厚的雪层,银装素裹分外妖娆,空气也因着雪花的降落而变得清新起来。这日,当橘色的阳光刚刚照耀于大地时,云烟的房门被轻轻扣起了:“小姐,您起身了么?奴婢可以进来了么?”

早已醒来却懒懒地赖在床上不肯起的云烟在听见绿书的声音时,她回道:“进来吧。”

绿书这丫头是逢天翼从逢府中带过来的丫鬟,专门服侍她的生活起居,她曾为这事拒绝过逢天翼,可是逢天翼这般喜欢掌控事态的男子又怎会遂她的意呢?

绿书闻声轻轻推开了房门,寒气从门外蹿了进来,躺在被窝中的云烟忍不住得瑟了一下:“好冷。”

绿书在听见云烟的话后走近床边笑着对云烟说道:“小姐,您醒了就别赖在床上了,不然会越睡越冷的。”

云烟面上虽然点头道是,但是她的脚掌却反复摩挲着被窝里那个小小的暖炉,过了一夜,那个暖炉已经没有什么温度了。她这人向来性寒,一到冬天就浑身冰凉,不知逢天翼是如何发现这个问题的,自从她入住篱雅小轩的第二天,他便送了她一个暖脚炉,她每晚就寝前都会将那暖炉先放在被窝里,待被子暖了之后她才钻进被窝之中。

“小姐,您在想什么呢?笑得这般甜蜜?”绿书在看见云烟于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美美的神情时不免出声问道。

云烟听见这话后方才顿悟,她刚刚露出了甜蜜的笑容么?她的心当真沦陷进了逢天翼铺就好的温柔陷阱中了么?

她不能,绝对不能呀!她怎么可以就此忘记曲轻尘的恨呢?那是加诸在她身上血淋淋般残忍的耻辱啊!

云烟因着内心的想法煞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对了,绿书,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来唤我了?”

她记得往日绿书很晚才来叫醒她的,今日何故提前了这许多?

绿书一面将扶云烟起身一面说道:“往日里呀,是主子不让我们吵着你,怕你睡不够。今日呀,可是主子吩咐的,让奴婢来叫醒你的。”

云烟秀眉一抬问道:“哦?可知何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