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为君千羽落》女主君落羽 傲娇受 为君千羽落18禁

更新时间:2021-01-09 05:01:48

《为君千羽落》女主君落羽 傲娇受 为君千羽落18禁 连载中

《为君千羽落》

来源: 作者:一念笑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青羽,素尘

主角是青羽,素尘的小说《为君千羽落》此文是一念笑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天微明的时候,窗外传来更加沉厚的轰鸣声,夹杂着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微明的时候,窗外传来更加沉厚的轰鸣声,夹杂着金属敲击的声音。她推开院门,眼力所及,连绵的山脉中散落着巨大的木架,如巨目般的矿洞,堆积如山的矿石和无数工匠的小屋。

不远处,成群的工匠,推着沉重的矿车一步步走过,身上的衣衫早已看不出原先的颜色,浸透着层层黝黑的矿油。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腿上,黝黑而伤痕累累。面目也覆盖在灰土与泥尘之下,勉强可以分辨眼白与唇齿。

青羽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不单单是空气中刺鼻的气味,他们走过时,重重踏下而激起的砂尘与脚步下的挣扎,令人窒息。

她看着,一时想不起为何身在此处,唯剩敬畏。

“姐姐找人么?”有个脆生生的声音将她惊醒,她低头一看,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虽然脸上尽是灰土,衣衫肮脏而破烂,还是看得出,她其实很漂亮。

青羽蹲下身,拉起她的手,“不是找人,我想看看镜子。”

小姑娘小心地将自己的手抽出,在身侧的衣服上擦了擦,眼光有些怯怯,“我的手很脏,把你的手弄脏了。”

青羽掏出帕子,把她的手拉过来擦拭干净,“哪里脏了,瞧瞧,多干净。”

小姑娘盯着那帕子,一角绣着一对好看的花,一朵红色一朵白色。“这是什么花?很好看。”

青羽微笑,“这是霖梧花,花开两色,经年不息。”

她伸出手,小心地摸了摸。青羽把帕子放进她的手里,“送给你了,你叫什么?”

她惊讶地抬头望着青羽,“真的么?这么好看的帕子……我叫素尘。我爹姓素,说我生在矿山里,满是尘土。”

青羽愣住,“素尘……寒径落素尘,也是雪的意思,多好听的名字。”轻轻把她的小脸也擦干净,“你认识制造镜子的地方么?可以带我去看看么?”

素尘点点头,牵着她的手往不远处的一片小屋走去。

每间小屋中一般有四五名工匠,用器具、细土或是碳,研磨镜面。屋子外面的筐篓之中堆着许多研磨好的镜子,她取了一个在手中细看,镜面好似蒙了一层薄纱,模模糊糊并不清楚,只能大约照着人影。

“这些都是研磨的匠人师傅,原先只需刮削和切削,可是不够光滑,所以改为研磨,这样镜面就更光亮了。”素尘解释道,“你之前看到的那些人,是运送矿石去浇筑的,镜子浇筑好了才会送到这里。我们这里,最危险的就是矿山窿道里的工匠,其次就是浇筑,很容易受伤。”

青羽问道:“你对此处十分了解?”

素尘展颜一笑,“当然了,我出生就在这里了,我爹爹就是浇筑的工匠,我娘是在后院洗衣做饭的,我从来没出去过。你看,那边就是开镜的地方了。”说罢牵了她的手过去。

青羽探头去瞧,木床上铜镜在反复打磨之下,光亮焕彩,映照出的人像清晰可见。“粉以玄锡,摩以白旃,鬓眉微毫可得而察……大概说的就是这个。”青羽自言自语。

“之前倒是小看了姑娘……”身后有人出声道。

青羽回身一看,商珏在身后,负手而立。他走到近前,忽然问道:“你和山中书院可有渊源?”

“没有。”她回答地很快很坚定,商珏微笑,心下了然,“不知姑娘寻到要找的东西没有?”

“此处制好的铜镜在何处?可否一观?”

“在库房里啊,成百上千的呢。”一旁素尘扬声道。

商珏揉揉素尘的脑袋,“小丫头,你娘又要找你了,快回去吧。”素尘扬着手中的帕子,“姐姐我先走了!”

青羽冲她挥挥手,却被他拦在中间,“我之前提醒过姑娘,这里的事情,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也最好不要和这里的人生出什么干系。姑娘是忘了,还是另有其它的意图……”

她望着他,“我不过是来寻一样东西,”她顿了一顿,“对公子不可告人的事情,没有半分兴趣。”

商珏轻笑,“那便最好,库房就在前面,我可以带你过去。”说罢自顾自转身离开。青羽犹豫片刻,跟了上前。

一路见那工匠之所,有雕纹饰,焊金银,描花样……分工精细,匠人的手艺也令人咂舌。却见那些工匠中,许多黔首刺字,甚至身穿囚服。不觉出声道:“用刑徒、奴隶、民夫为工匠,压榨劳力……”

商珏头也不回,“否则藏在这深山中做什么……”说着脚步放缓。青羽抬头只见一座巨大石楼,依着山体而建。虽不精美,但混沌雄伟,与四周融为一体倒也不失磅礴大气。

二人入了石楼,青羽被眼前景象震住,一时竟迈不开步子。

石楼顶部一个光柱自上垂直贯下,下方几面巨型蟠虺纹镜,将那光柱折射开,遇到四周墙面上无数的悬镜又四散开……如此曲折重叠交错纠缠,光线中细密的浮尘无声飞舞,缥缈空灵如玄妙之境。

商珏回身见她止步不前,正抬着头,直望入头顶光柱倾泻之处,神情飘忽。她忽地提步走入那几面巨镜之中,光柱落在她身上,瞬时将她笼罩,四下里密织的光影暗淡下来。

青羽见那四周镜中倒映出自己的身影,起初还清晰可见,渐渐模糊了起来,仿佛流云骤起雾岚蔼蔼……水泽畔,她将昏睡的蓝衣女子放在他的榻前,贪恋地看着他沉睡的面容。绚烂的羽翼在她身后展开,满室莹白的光泽将一切笼罩。当一切消散,屋内只余了他和蓝衣的女子。

他渐渐醒来……将身边的女子拥入怀中……

青羽急急寻找自己的身影,烟澜深处,高峻的山崖下,她伤痕累累奄奄一息……四下忽然腾起流焰,将她包裹……她挣扎着起身,披着流焰的羽翼,额上百鸣的印记妖娆……她惶恐四顾,身旁灵兽飞禽纷纷避让,朱厌奔走,钦丕高飞,魮鱼跃出水面振翅四散……

耳边忽闻巨响,眼前俱黑,半晌她才回过神,仍是身在石楼之中,头顶光柱消散不见。远处商珏立在一处机关之旁,若有所思。她再瞧那四周的巨镜,清晰映出她的身影,除了面色苍白,并无特别。

“这是银华镜阵,也不知是谁又是何时留在此处,据说玄机无穷,不过至今还未有人勘破一二。看来姑娘与它倒是有些渊源……我看姑娘执迷阵中,就关了顶上天窗……”商珏抚着身边一块六角菱叶镜。

青羽四下环顾,少说也有千余面铜镜,各不相同,一时怔忪。

商珏走到她身边,“既然不知如何挑选,不如闭着眼睛选一个。很多时候,我们战战兢兢苦心经营千挑万选,反而不是自己需要的那一个,不是么?”他挑眉看着她。

“你方才说,这叫银华镜阵?”她仿佛喃喃自语。

“不错,据传也是个上古镜法,至于何人布在此处,就不得而知了。”他看着她的双眸,纵使在黑暗中,亦如长河星子。不觉想起另一双眼眸,微微有些失神……

青羽再次环顾四周,“那这里可有银华镜?”

他仿佛刚刚回过神,“有,不少,大约有一层。”

她随着他上到二楼,成排的木架恍若迷阵,不见尽头。“这里都是,姑娘慢慢挑选,在下就不奉陪了。”说罢他转身离去。

青羽在成排的木架间行走,每一层都堆着密密麻麻的镜子,即便在昏暗中,仍可见银光如流霜,皎洁通透。素镜、花叶镜、蟠虺纹镜、四山镜、多钮镜、蟠螭纹镜、章草纹镜、鸟兽纹规矩镜、星云镜、云雷连弧纹镜、重列式神兽镜……无不精巧华美。

在石楼内流连到夜色暗沉,她才颓然而出,外面山色厚重,隐隐还可听见开矿之声,沉闷而悠远。她顺着小路走到山头,天上无月,山坳中只有微弱的点点火光闪烁。

白麓山和颐木崖的夜,与这里不同,每一处山脉都该是有自己的情绪与心念。她想起山中的白鹿,糯米和糖糕,嘴角不自觉漾开微笑。还有谁的身影,模模糊糊地在身边,她不愿意再仔细想下去。

余光中忽见灯火,她转头看去,远处的半山腰,有如长蛇的火光,曲折而行,不见头尾。这支人马在密林间时隐时现,不知去向哪里。整支队伍虽然行进的很快,但是齐整有度,细细看来竟隐含排兵阵法。

正看得入神,忽觉寒光过处,颈间一痛,一把匕首已紧紧压在脉上。“姑娘果然另有所图,说,到底所为何来?”

青羽识得那声音,是那位蒙着面纱的姑娘,身上淡淡的苏合香。“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过是来寻一面镜子,对其它的着实没有兴趣。”青羽淡淡道。

“没有兴趣?会这么老远过来,在这肮脏的矿里寻一面镜子?”她的手紧了紧,青羽觉得有温热的液体顺着颈间滑落,“你到底是谁?是谁派你来的?”

青羽瞧着眼前幽暗的夜色,轻笑道:“姑娘不信,只管动手,没有的事我也编不来。”

身后的人似是有些犹豫,“你若胆敢对公子有半分不利,我定让你走不出这山里。”

“放开姐姐!”身后忽然有人稚声稚气地喊道。

那女子急忙胁着青羽回头,青羽看着来人,心中暗叫不好,正是素尘。

她手里举着根树枝,“你别伤害她,否则,否则我饶不了你!”

青羽急忙道:“素尘,没事的,我们不过在说话,你快回去,姐姐一会儿就去找你。”

“不对!”素尘直盯着那女子,“你的刀已经伤到姐姐了,你快放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