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能吞噬妖魔》我能吞噬妖魔笔趣阁 GL 我能吞噬妖魔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0-09-12 12:05:07

《我能吞噬妖魔》我能吞噬妖魔笔趣阁 GL 我能吞噬妖魔立场倒换 连载中

《我能吞噬妖魔》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海王湄拉 分类:玄幻 主角:赵廷,牛铁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能吞噬妖魔》是海王湄拉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廷,牛铁,书中主要讲述了: 茫茫沧澜河上,随着延绵不断的大雪停下,朝阳初升,河面上的坚冰也渐渐水消瓦解,像是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冰化了,沿河的渔夫们也纷纷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茫茫沧澜河上,随着延绵不断的大雪停下,朝阳初升,河面上的坚冰也渐渐水消瓦解,像是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冰化了,沿河的渔夫们也纷纷驾起渔船,趁着这难得的好天气,在河中下网。

大河下的鱼儿,因为河面坚冰存在的原因,也已经在浑浊缺氧的河水里憋了好久。

不时能够看到一两条银色的鱼儿或是冒头,或是跃出水面,贪婪的呼吸着水面之上的新鲜空气。

“大公子,穿过这片芦苇荡,就到那牛首村了。”

船舱里,赵四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赵廷身穿一身白袍,背着双手站在船头,没有说话,心下却是在思考着其他的事情。

按照姜如海的信上所说,这牛首村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这也深深的引起了赵廷的兴趣。

是以,今日天气刚刚好转了些,他便带着赵四,一路驾船,沿着沧澜大河顺流而下,寻访这个诡异的村子。

这时候另一边船头,正在划桨的老船家也皱眉开口了,声音暗哑:“说起牛首村,老头子我好像已经很久没见到牛首村的渔船出现在大江上了。”

“也不知他们这么久不打渔,吃什么?”

这两句话说的赵廷心里微微一动,转过身来问那胡子花白的老船家,道:“老伯,我听你说,很久没见到牛首村的渔船了,这很久,是多久?”

那老船家见赵廷问话,不敢怠慢,停下了手中划桨的动作,细细想了一会儿,才道:“回禀公子,老身常年在这大江上渡人,一天也不会歇息,嗯……上次见到牛首村的渔船,好像是月前的事儿了。”

“月前?”赵廷轻轻重复了一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

渔船慢慢的停在了一处浅滩码头,这码头的地界上,立着一块方正的青色石碑,碑上写着三个严谨工整的黑色大字。

“牛首村”!

“赵公子,牛首村已经到了。”老船家系好船钉,这才转进船舱里来,提醒了赵廷一声。

赵廷闻言站起身来,推开船舱外挂着的布帘走了出去。

就躲在船舱里一会儿功夫,天色居然阴了下去,阴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离码头不足百米处的谷地上,一片建筑结构四四方方的,土石墙筑成的村落群立于此处。

这些土墙大都建的十分低矮,要说用来防贼,那恐怕是有些力不从心。

立于船头远远的观察了片刻,赵廷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这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这大白天的,这个眼看着能居住百十个人的小村落居然没有一丝声音传出。

村庄的主街上,此时也是未曾见到一条人影,静悄悄的,静的有些吓人。

“这村里的村民呢?”

赵廷转头问那老船家。

老船家也是一脸奇怪的摇了摇头,道:“老身也不知,兴许是天气太冷,躲在屋里头睡觉呢吧。”

大白天,睡觉?

这就有些有趣了啊!

他正思索着,

突然,

“卧槽!”只见方才还在船舱里的赵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来,正一脸惊恐的指着村口一扇灰白的石墙下的那口枯井,鬼叫道:“你们……你们看到没,那井边刚刚有一条黑影闪了过去。”

“黑影?”老船家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哪有什么黑影?”

“真的,那黑影刚刚还在,”赵四见老船家质疑他,顿时脸色涨红,信誓旦旦的保证道,“公子,你信我,刚刚真的有条黑影,从那口井边闪了过去,只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赵廷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嗯,我信你,你先冷静一下。”

“我……”

“好啦,四儿,”赵廷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打算进村看一看,你就和这位老伯留在船上,等我回来吧。”

“哦,对了,我可能会在这牛首村里住上一夜,你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情况,你都不要进村,守在这里等我回来就好。”

听到赵廷这话,赵四顿时急了,道:“公子,这村子明显有些古怪,小人怎能让您只身犯险?”

“听话,”赵廷的语气加重了几分,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等我回来。”

说着他便收起袍角,轻轻一跃,踏在了岸上。

上岸之后,赵廷转过身,微笑着朝赵四和那位老船家挥了挥手,而后攥紧了袖中的龙牙,慢步朝着村口走去。

……

之所以不带赵四一起进村,赵廷自然是有他的理由。

一是他也不清楚这次进村要面对的是什么东西,他有龙牙防身,赵四可没有。

二是赵四的胆子太小了,光是一条子虚乌有的黑影便能让他失态,更别提要是让他亲眼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那他岂不是要当场崩溃了?带着他,无异于带着一个拖油瓶,而且是在关键时刻足以致命的“拖油瓶”。

一边思索着,赵廷已经由村口踏入了牛首村。

这村庄里,此时当真是家家户户屋门紧闭。

大白天的,倒弄得像是防贼一样。

走过村口的两户人家,赵廷在第三户人家门前停了上来。

两扇桐油木制成的黑色大门紧紧闭合,门前还遗落了一张暗红色的藤丝渔网,渔网上破了一个碗口大小的洞,眼看着是用不成了。

赵廷俯身,捡起了这张破烂的渔网,顺势抖了抖渔网上堆积的冰碴子。

从这些已经连在了一起的冰碴来看,这张渔网丢在这里无人问津的时日显然不短。

可是,这渔网摆在这户人家门前这么久,其上竟连个脚印都没有。

这让赵廷不禁想到了一个问题,这间屋子里居住的村民,去哪了?

总不能是一个冬天都躲在屋子里没出来过吧?

事情还真是越发扑朔迷离了。

正当赵廷绞尽脑汁思考着的时候,他身后的巷子里,突然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赵廷猛地回头,察看了四周,却是一无所获,这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就在方才进村的时候,他便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仿佛有个人一直躲在暗中偷窥自己。

他原以为是错觉,没有在意。如今看来,倒是真的被某个东西盯上了。

“喜欢玩偷窥?”赵廷微微一笑,大踏步的走进了身后的小巷子。

……

小巷中。

一道土黄色的矮墙下。

“还没到晚上,那些『东西』应该还没醒。”土墙下,一个看着比乞丐还要落魄三分的中年男子正蹲在那里低声自言自语着,男子瘦削的脸庞黑兮兮的,浑身散发着一股难言的恶臭。

“嗯……我再多扮上几次“鬼”吧,希望能将这个贸然闯入村里的少年人吓退,”说着中年男子的表情变得有些悲苦,“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活着也是无趣,能救一条命便是一条。”

他正自言自语着,突然,他的肩膀上微微一沉,似是有一只手搭在了他肩上。

反应过来之后,中年男子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一片,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牙齿也在不规律的打着颤儿,一副极为恐惧的神态。

正当这“乞丐”中年男子双眼紧闭,脑海里胡思乱想着的时候,身后却是有一个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好,我想问一下,你是这牛首村里的村民吗?”

“……”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中年男子原本紧绷着的脸一点一点的垮了下来。

他转过头,只见一位少年公子正站在他身后,笑吟吟的看着他。

这公子头戴一顶翠玉冠,白袍胜雪,生的仪表堂堂,丰神俊朗,看的中年男子不禁愣了片刻。

过了片刻,中年男子这才想起了自己原来的目的,站起身,压低声音急切道:“少年人,你委实不该来这里的,快些退出村去吧。”

“再晚就来不及了……快。”

说着中年男子抬头望了一眼天色,脸上的神色更加急切了几分,道:“快跟我走,我带你出村。”

赵廷仔细的观察了这中年男子片刻,确定了他确实是个正常人之后,便放下心来,道:“大叔,小生是临山县府城人,今日路过贵宝地,眼见天色已晚,不便行船,这才想要在此借宿一夜。”

“大叔为何急着赶人呢?您放心,该给的银钱我一分都不会少了您的。”

那中年男子听说他要“留宿”,顿时更急了,一边推搡着他往外走,一边道:“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

“咳……”两人正拉扯着,巷外突然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咳嗽声,紧接着,一个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牛铁,远来是客,哪有将客人往外赶的道理呢?”

“完了……”听到这个声音,中年男子立时面白如纸,连拉扯着赵廷的那只左手都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赵廷也闻声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瘦削,个子矮小的山羊胡老者正站在巷口,他穿着一身灰色长衫,那张满是褶皱和尸斑的暗黄色老脸上,正挂着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僵硬笑容。

那一双浑浊的老眼此时正紧紧的盯着赵廷,眼中含着一丝奇怪的渴望,像是,在打量着自己的食物。

赵廷正想开口,那山羊胡老者却又道:“老朽李槐,是牛首村的村正。”

“方才老朽听公子说,想要在村中借宿一晚,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额……”赵廷疑惑地眨了眨眼,道:“真的可以吗?”

山羊胡老者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当然,公子切莫听此人胡言乱语。”

“此人名为牛铁,早在月前不知何故,突然疯掉了!现在已经沦落到连他自己的爹妈都不认识了,说来倒也挺可怜的。”

“哦,”赵廷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呢。”

山羊胡老者僵硬的扯出了一个笑容后,却忽而趁着赵廷没有注意,转头狠狠地瞪了那名为“牛铁”的疯汉一眼,那一刹那间,他的那双浑浊老眼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