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瑞表姑娘进京记》瑞表姑娘进京记txt 无广告 瑞表姑娘进京记小攻

更新时间:2020-09-08 06:03:09

《瑞表姑娘进京记》瑞表姑娘进京记txt 无广告 瑞表姑娘进京记小攻 连载中

《瑞表姑娘进京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雪散冬寒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乔卿,李斯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雪散冬寒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瑞表姑娘进京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乔卿,李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马车一路往城东卫城巷飞驰去,而后马车停在了李府的大门口。佩蓝隐约明白自家姑娘要干什么,边细心的给乔卿莫戴上帷帽边缓缓道;“姑娘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车一路往城东卫城巷飞驰去,而后马车停在了李府的大门口。佩蓝隐约明白自家姑娘要干什么,边细心的给乔卿莫戴上帷帽边缓缓道;“姑娘可饿了?吃些糕点再进去也不迟。”

“我知道你是怕我多管闲事,恐我一介女流会吃亏。可荣表姐待我如嫡亲姊妹,此事我若不来讨个说法,难道就这样看着她被人蒙在鼓里受欺负不成?”乔卿莫越说越气。

佩蓝知这是劝不住了,只好又拿了披风给她系上像呵护瓷娃娃似的道;“外边儿冷奴婢去唤门,姑娘且先在马车里等候。”说完拿了早上阮妈妈给装的红枣蜂蜜糕,又沏上热茶端给乔卿莫后才放心的下了车。

佩蓝唤了门,开门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厮,小厮探出半个脑袋问道;“姐姐这是?”

佩蓝亮出永诚伯府的腰牌道;“烦请向李大人通报一声,就说永诚伯府的表姑娘奉太夫人之命给李大人送东西来了。”

“好的,姐姐您稍等。”小厮回礼。

佩蓝见一个小厮都恭敬有礼,看来李大人也不是旁的庸俗之辈了。如此一想,那两个丫鬟也绝非是没有规矩的嘴松话杂之徒,倒像是有人故意要透给自家姑娘听的,可若是那什么通房的计策与荣大姑娘来说确实让人头疼。

小厮直奔外院书房去,到了书房,眼观鼻鼻观心的将事情禀报了,只听见一个慵懒又带些沙哑的声音问道;“确定是永诚伯府的表姑娘?”

小厮心里直打鼓,小心翼翼回道;“小的看那腰牌是永诚伯府的,应该错不了。”

“去请人进来吧。”李斯道。

小厮应下便麻溜退下去传话了。

李斯看着藤椅上那人笑道;“酌兄可要留下?”

“你见你的妻妹,我留下算什么规矩。”男子面无表情的说着话,却起身走到书架后隔舱内匿着。

李斯摇头无奈的笑了笑。

再说府门外,约莫半盏茶的功夫,马车外响起李府仆从的声音;“老奴李三儿,请乔姑娘安。大人让老奴来接姑娘入府。”

佩蓝闻声撩了帘子,扶乔卿莫下马车。

乔卿莫见前来接自己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他穿着整洁不凡,举止规矩有度一看便知其乃李府一把手的管事了。再往李三儿身后微微一探,有两个粗使婆子抬着铺好软垫的肩舆正在候命。

乔卿莫心知母亲说的,待人三分礼事事皆顺意,尤其是对待这些有头有脸的仆从们更应如此。于是向李三儿行了半礼;“有劳李管事了。”

李三儿侧身避开,嘴上忙道着‘不敢当,不敢当。’心里却想的是;这耕读之家的姑娘就是不同,谦虚有礼,乃是一般富贵人家的姑娘学不了的。

乔卿莫见李府的下人态度恭敬,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表示还算满意。

之后乔卿莫由佩蓝扶着上了肩舆,再由李三儿带路两个婆子抬着她往书房去。

这一路乔卿莫偷偷掀开帷帽一角细细打量起李府来,李府的院子里各种树多于花草,整体看起来简约质朴却又有漫长岁月沉淀下的庄重之影,与大门处繁杂多样的刻纹柱子和华丽耀眼的注金门环锁形成鲜明的对比。

乔卿莫正觉得无趣,一行人已经到了书房外。婆子们稳稳放下肩舆,由佩蓝扶着乔卿莫,李三儿将人引进书房。

一进书房乔卿莫就闻到浓浓的陈年旧书味,那是和荣表姐的书房一样的味道。怪不得荣表姐会对李斯如此喜欢,毕竟谁也想不到一个武将也喜欢收藏名书旧籍。

“瑞表妹稀客。”李斯拱手行平辈礼。

乔卿莫却行的是初次见面之礼,不露情绪道;“小女子请李大人安。”

随后佩蓝上前一步,奉上拿油纸包好的红枣蜂蜜糕。只听乔卿莫道;“早上外祖母的小厨房多蒸了些糕点,外祖母想着李大人爱吃,便让我去女学时顺路给李大人捎些来。”

李斯示意李三儿接下,道;“谢祖母疼惜,改日我再登门拜谢。”

李斯见乔卿莫称自己‘李大人’,心中已然明白她这是要跟自己划清界线。平昌侯府女学在公主巷,显然送东西只是个借口罢。

再看她一身装扮,衣衫是当下最时新的杭绸缎子做的,披风上的绣花低调淡雅,传闻中胜仙绝尘的脸蛋也被帷帽遮得严严实实的,看这架势应该是来者不善了。李斯想到这儿,心里暗自笑道;‘我倒想看看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能有多不善。’

乔卿莫见其装傻充愣,气不打一处来,冷冷道;“还拜谢?就李大人做下的事,不气坏外祖母她老人家都是菩萨显灵了。还想登门拜谢?”

“瑞表妹此话怎讲?”李斯也不恼。只觉着乔卿莫年纪小,莫不着脾气也正常。所以至始至终都将其看作小孩子,话语也放轻许多,这与他在沙场拼杀的模样截然相反。

也让躲在隔舱内的人差点憋出内伤。

有一瞬,乔卿莫甚至怀疑自己眼花了,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并非负伤回都的将军,而是从南而来享受风花雪月的读书人,这副模样也难怪荣表姐会一见倾心了。

乔卿莫晃神间,便有小厮低着头进来上茶。

“小女子听说李大人早年在镇国公身边效力,忙着守卫边关保护国土河山,所以一直没娶妻。只有两个通房丫鬟跟着在边关伺候着是吗?”乔卿莫到一旁的雕花椅处坐下,纤白小手不紧不慢的拨着茶盖,一下又一下,许是这茶盖与茶盏轻碰出的悦耳之音的作用,乔卿莫心中的愤怒去了大半儿,整个人与先前急冲冲赶往李府的状态截然相反。

佩蓝晓得自家姑娘这是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接下来便要好好跟李大人算账了。

“瑞表妹也晓得镇国公?”李斯也坐到一旁有条不紊的品起茶来。

“京都城里还有人晓不得镇国公么?”乔卿莫觉得李斯故意岔开话题是不想正面回答通房之事,索性放下手中一口未喝的茶。正要说话时,就听见李斯又问道;“那可曾听说过镇国公府六爷?”

乔卿莫觉得李斯有些莫名奇妙,不耐烦道;“李大人莫要岔开话题,小女子不过是有一疑问想请教一下李大人罢。”

“且问。”李斯面露遗憾,不着痕迹的往书架瞄了一眼。

“小女子想问问大人,是陪伴多年感情深厚却又居心叵测的通房丫鬟重要,还是对您一见倾心把您视作终身可托之人的未婚妻重要?”乔卿莫边说,边起身向李斯走去。

一字一句,稳而不乱。声音柔和,意却根根刺心。

李斯瞬间明白这才乔卿莫此行的目的,便不知是心虚还是故意掩饰,匆匆下逐客令;“瑞表妹该回去了,若是让旁人知道你一个闺中姑娘跟外男独处一室的话,会有损你的名誉。”

乔卿莫上前一步,若不在意的笑道;“怎么会是外男呢?您可是我表姐夫呐。”

乔卿莫言语带刺,扎得李斯有些不自在。

“表姐夫,您还没回答我嘞。”乔卿莫撩开帷帽一角,目光凌冽直瞪李斯。像是在等答案,又像是在好奇。

李斯踱步行至一旁的案牍前,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翻道;“当然是结发妻子重要,旁的我早就打发出去了不是吗?”

乔卿莫见李斯半斤拨八两,一句轻飘飘的话就想把自己给打发了。

瞬间气不打一处来,一手指着李斯的鼻子一边质问道;“好你个姓李的!我话都说道这份儿上了,你还想要瞒天过海维护那个叫九儿的通房丫鬟和刚出生的庶长子吗?你对得起我外祖母的期望吗?!对的起我表姐的一片丹心吗?!”

“这是我的家事,瑞表妹是否管得太宽了。”李斯面无表情依旧一副翩翩绅士的模样。

“李大人的家事又怎会无缘无故的传进我的耳朵里?”乔卿莫气得血液都快倒流了。

佩蓝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忙上前虚扶住乔卿莫的胳膊,实则是在替她按压穴位防止晕厥。

乔卿莫这才缓缓冷静下来,心里暗示自己不能自乱阵脚。

片刻后又恢复平静的语气接着说道;“今日我就是替外祖母来问一问李大人,要如何处置您的庶长子和通房?您也知道,两家人结亲不是儿戏。若您未做到之前承诺的事,只怕到时候丢颜面的不止是永诚伯府。”乔卿莫知自己人微言轻,所以扯了秦太夫人做大旗。

李斯无奈一笑道;“我若是狠心处置了他们,瑞表妹还听得见这些东西么?”心里却暗道不妙;‘先前看她独自一人前来质问,以为此事只有她知道罢。可现在看来,秦太夫人极有可能也知晓此事的。’

乔卿莫见李斯面上虽然还是那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可眼神无意间却黯了黯,于是趁热打铁说道;“李大人自认为只要封住消息将九儿母子藏起来,那么就眼下而言,旁的人便不会知晓此事。

可有人不甘心,所以故意要让将此事透出来。我猜她一定很聪明,毕竟这消息该如何透,要透给谁,皆需要细细的筹划才行。而她能力有限手伸不进永诚伯府,便打起了要去女学的李姑娘身边人的主意。

按她的计划应该是,我一旦知道此事便会告知表姐,我表姐一介贵女,为了自己的清誉定会大度容下她们母子,而你李大人最重血脉亲情,不管对她有情还是无情都不会对她们母子下狠手,这样一来她们母子就可亮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便给了她翻身的机会。”

乔卿莫说到这儿再次撩了帷帽一角,直勾勾的盯住李斯一字一句神色凝重地道;“外祖母说,这旁的也就罢了。然,当初是李大人承诺会为表姐遣散通房,如今出尔反尔还想窝藏庶长子算什么事?是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