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女重生之毒后风华》嫡女重生之毒后风华 小说 MB 嫡女重生之毒后风华弱受

更新时间:2020-08-02 00:05:05

《嫡女重生之毒后风华》嫡女重生之毒后风华 小说 MB 嫡女重生之毒后风华弱受 连载中

《嫡女重生之毒后风华》

来源: 作者:纱罩灯 分类:宫斗 主角:郁令仪,郁羡吟

《嫡女重生之毒后风华》是纱罩灯写的一本宫斗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嫡女重生之毒后风华》精彩章节节选: 红袖连忙躲进四夫人的怀里,“娘!娘!把它赶走!快把它赶走!” 不仅是四夫人,就连二夫人和郁令仪的脸色都僵硬而苍白。红袖这样怕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红袖连忙躲进四夫人的怀里,“娘!娘!把它赶走!快把它赶走!”

不仅是四夫人,就连二夫人和郁令仪的脸色都僵硬而苍白。红袖这样怕狗,岂不是就代表刚刚并非是因为羡吟落水?那郁令仪也会被扣上愿望令仪的尴尬帽子……

郁令仪咬了咬牙,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父亲,现在一看便知到底为何了吧?”羡吟微笑,“其实红袖怕狗也并非是什么秘密,但是今日这只白狗似乎尤其喜欢红袖妹妹呢!”

二夫人无奈一叹,颇为痛心疾首的教训,“红袖,你既然怕狗,是因为这狗才会连累令仪落水,为何还要说是三丫头的缘故呢?”

羡吟心中冷笑,二夫人这可真是一语双关啊!既把局面挽回了过来,又把自己的女儿郁令仪推脱的一干二净。

红袖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刚要反驳,却被四夫人悄悄的掐了一下。

“袖儿也是被吓坏了嘛!口不择言也是难免的,当然是记住什么就说什么了!”四夫人冷着脸,“三小姐和袖儿平日就总是闹不愉快,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不知道她说的情理之中到底是说红袖愿望羡吟,还是红袖落水后的口不择言呢?

羡吟粲然一笑,“既然大家都没事,那也算是万事大吉,皆大欢喜。父亲也不必生气,羡吟受点委屈也不算什么,只要姐妹们都平安才是郁家之福!”

郁遐年眼中出现一丝快慰,“到底还是羡吟懂事,你们两个还不回去!”

两人不由低垂下头,一副尴尬的模样。

越平远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微笑着对郁遐年说道,“将军,既然府上有事,那本殿下就先行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

“那老臣就恭送七殿下了!”郁遐年连忙弯腰送越平远出去。

郁令仪目光深情的看着越平远的背影有些出神,二夫人怒其不争的咬了咬牙,“还不回去更衣!”

“是!”令仪连忙低垂下头。

“以后管好你的红袖,若是再敢让她连累令仪失了分寸,就别怪我要重新教教她!”二夫人冷哼一声,朝着四夫人阴狠的说道,之后拂袖而去。

四夫人的眉头微微皱起,却没有说什么。红袖哇的一声哭起来,“娘,我的紫玉簪坏了!你看!”

只见地上折了两截的簪子晶莹剔透,折射着异样的光彩。羡吟眼前一亮,那不就是刚刚郁令仪还夸赞过的簪子吗?看来果然是异常名贵啊,四夫人的心头仿佛滴血一般,脸色才会那样苍白僵硬吧?

“小白,你怎么在这里呀?快,快回去!”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让在场的人全都注意到了。只见五夫人房里的丫头珍珠尴尬的看着众人,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担忧,“四夫人好!三位小姐好!”

“原来是五夫人的狗啊!”四夫人压制着怒意,冷哼一声,“这下正好,正巧找不到祸主,那就请五夫人过来一趟吧!”

珍珠连忙低垂下头,“四夫人,您此话何意啊?不知道小白可是闯了什么祸事?它只是个不懂事的玩物,还请四夫人不要和它一般见识啊!”珍珠连忙跪在地上,态度诚恳。

“本夫人自然不会和一直畜生一般见识,不过你当真觉得我们母女是可欺的吗?”四夫人咬牙切齿,“叫你们主子给我出来,今日之事不说个清楚誓不罢休!”

“这是怎么了?珍珠,可找到小白了吗?”

羡吟微微皱起眉头,看来这次倒霉的要是繁枝了!

只见繁枝一身淡紫色的衣衫走过来,一抬头却看见怒目相视的四夫人,愣在原地,“四夫人!”

“哼!老的没来,倒是来了个小的,也不算亏!”四夫人上前一把抓住繁枝的手腕,“你给我过来!”

繁枝被拽了个踉跄,“四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呀?”

郁令仪在一旁显出一丝冷漠,对四夫人的行为不管不问,也乐得看个自在。恐怕她自己心里的气还不知道找谁出呢!

“干什么?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四夫人一脚踢开小白,惹得它嗷嗷直叫,繁枝心疼的很却没有说话。

“你看看,都是因为你的那只畜生,我们袖儿落了水不说,还连累的大小姐,就连我们最珍贵的紫玉簪都被摔断了。”四夫人目眦欲裂,“你赔给我!那可是我娘家的东西,将来是要传给袖儿做嫁妆的!”

繁枝惊慌失措的看着那紫玉簪,脸色顿时青紫,“这、这……”

羡吟不禁皱起眉头,看来那紫玉簪的确是贵重之物,繁枝经常和红袖在一起,看她的表情也知道定是她赔不起的!羡吟舒了口气,看来四夫人这是在把自己最后的同盟都往外推啊!

“四夫人,红袖妹妹,这紫玉簪可不是我弄坏的啊!”

“不是你弄坏的,可却是你养的那只畜生弄坏的,难道你就不负责任?”红袖冷哼一声,“做畜生的不讲道理,难道做人还不讲道理不成?”

繁枝委屈的泫泫欲泣,看向一旁的令仪像是要寻求帮助,郁令仪却不着痕迹的别开目光,装作没看见一般。

繁枝不死心的喊了声,“长姐,你倒是帮繁枝说句公道话呀!这玉簪虽然是小白闯下的祸,但是繁枝并不知情啊!”

“繁枝!”令仪不耐烦的皱起眉头,“难道损人之物须赔偿,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长姐亲自教你吗?虽然这东西不是你亲手弄坏的,但是毕竟是你管教不善所导致的,终究不能让旁人平白遭受损失吧!”

繁枝留下两行泪水,看了看摇头叹息的郁令仪,还有一旁一脸鄙夷和得意的四夫人与红袖,紧紧的攥着衣角说不出话,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珍珠也急的哭了起来,“四夫人,五小姐,奴婢求你们放过四小姐吧!奴婢一定看好小白,绝对不会让它再跑出来了。”

四夫人冷笑,“想让本夫人放了你们,也可以啊!”

“娘!”红袖显然没有想到,“我的紫玉簪怎么可以……”

四夫人拉了她一般,笑容可掬的看着繁枝,“繁枝丫头,你可别说我为难你。我们的紫玉簪你也是知道价值的,不过在我眼里到底还是不如我们袖儿珍贵。今日紫玉簪断了是小,但是让我们袖儿受了委屈是大。我也不为难你,不如你今日就在这里给袖儿磕头赔罪,这件事就算就此作罢,如何?”

“什么?”

一旁的郁令仪也不由皱起眉头,但是她却并没有说话,一副等着看繁枝怎么办的神色。

繁枝咬牙切齿的看着红袖,她虽然有点担忧,但是眼底还有一点点期待,似乎觉得这是找回今日面子的最好办法。自己的痛苦总要有人来承受不是吗?

繁枝捏紧拳头,羡吟似乎能够看到她手背上的青筋。就在繁枝要下跪的那一刹那,羡吟冷笑着瞟了眼郁令仪。

“慢着!”

羡吟拉起已经屈膝的繁枝,粲然一笑,“不过就是支玉簪而已,哪里用得着这样兴师动众的?”

“郁羡吟,你少管闲事!”

四夫人安慰住红袖,轻蔑的看着郁羡吟,“三小姐,我奉劝你莫要管这件事情,你现在可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千万别为了某些不相干的人把自己都搭上!”

“我郁羡吟不知道什么叫做不相干的人,也不知道什么叫做不相干的事!但是……”羡吟转身看着泪流满面的繁枝,“我却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胸怀大义!”

羡吟瞟了眼红袖,“红袖不是向来和繁枝很要好吗?难道你们之间的要好还不如这一支玉簪?长姐不是向来仁善宽厚吗?难道见到自己的妹妹受了欺辱,全然不管?你们平日里的善良和宽厚都到哪里去了?怎么到了自己妹妹的身上就行不通了呢?”

郁令仪冷笑,“三妹莫要说的那么难听,倒好像我们不近人情似的。只是两个都是我妹妹,她们如何闹下去,我又能阻止的了谁,亦或是我又能帮谁?倒不如从道理上讲,繁枝也的确应该赔给红袖!”

“长姐不愧是德才兼备,只可惜却少了些地气,多了些惺惺作态呀!”羡吟冷哼一声,“不就是一支玉簪么?我来补好不就行了?”

“三小姐,我劝你莫要逞英雄,修补紫玉簪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若是你弄巧成拙,可别怪我不给死去的夫人留情面!”四夫人冷笑,“更何况这件事也和你没多大关系,连大小姐都不管,你干嘛不袖手旁观?何必出风头呢?”

“四夫人此话差矣!”郁羡吟轻蔑的白了她一眼,“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四夫人和红袖妹妹将来可莫要追悔莫及才是。”

红袖有些胆怯的瞟了眼繁枝,她似乎对自己刚刚的做法有些后悔,但是碍于面子和四夫人仍然静静的站在一旁。

郁令仪不由一笑,“既然三妹如此好爽,那便不如交给三妹试试吧!左右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总比在这里为难繁枝要好得多吧?”

“不劳长姐费心,繁枝生来贱命,身份卑微,让人为难也是常有的事情,倒是也习惯了不少!”繁枝不卑不亢,带着几分冷漠,“红袖妹妹也不必着急,这玉簪即便是三小姐补不好,我就算是倾尽所有也还给你便是!”繁枝抱起地上的小白,拉起珍珠转身离开。

郁令仪刹那皱起眉头,眼底扫过深深地担忧和疑虑。

羡吟不由冷笑,“是非曲直倒是一点就透,还真是个眼明心亮的人。长姐,你说是吧?”

郁令仪冷哼一声,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拂袖而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