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异世重生之纨绔千金》异世惊华逆天纨绔妻 XXOO 异世重生之纨绔千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02-12 00:05:34

《异世重生之纨绔千金》异世惊华逆天纨绔妻 XXOO 异世重生之纨绔千金最新章节 连载中

《异世重生之纨绔千金》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汝南小丑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炎寂,拉门

火爆新书《异世重生之纨绔千金》是汝南小丑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炎寂,拉门,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干什么不是很明显吗?炎寂,当初你也是这么对我的,不是吗!”洎殃这人心高气傲,脾气大的不得了,炎寂敢冲她吼,洎殃这种瑕疵必报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干什么不是很明显吗?炎寂,当初你也是这么对我的,不是吗!”洎殃这人心高气傲,脾气大的不得了,炎寂敢冲她吼,洎殃这种瑕疵必报的人自然是当场就报。

你不是爱面子吗,我就要你在我面前颜面扫地!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

洎殃把炎寂的高级西装几下撕烂,困住他的双手,一把提溜起炎寂高大的身躯,扔到白色的大床上,下一秒,炎寂结实修长有力的双腿也被洎殃的双手束缚住。

这大床上也没有什么可以让洎殃可以把炎寂成大字形捆住的东西,洎殃忽然一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点穴。

但是,她好像不会啊,师傅没教过她这个。

那么,洎殃的手不由自主的游走在炎寂身体上,最后停留在一个地方。

“嗯!”炎寂顿时无法动弹,他惊悚地看着洎殃,“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倒是洎殃,眼里迷茫一闪而过:“原来,是这样。好了,现在多方便啊。”

把捆住炎寂双手的西装布条打开,然后把炎寂成大字形摆在大床上。

然后,洎殃自顾自的脱自己的衣服。

“炎寂,我洎殃不是什么附属品,懂?”

“你,放开……呃—唔唔,季—你!”

一场春风过,春宵一刻值千金。

——

洎殃的本事,别的不说,反正炎寂是被彻底折磨了一次,现在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而白色的床单上,白色的,黄色的,红色的。

凌乱,味道,触觉,快乐,痛苦,忍耐,哭喊,求饶……

“自己收拾,我先回去了。”快十点了,洎殃拉门离开。

炎寂一个人被仍在这里,一个人赤—裸着身体蜷缩在床上,抱着自己,死死咬住后牙槽,修剪整齐的指甲陷入自己的皮肉里。

他道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有憎恨,有仇恨,有后悔,有害怕,有……留恋

“季——殃,殃儿。”

空荡荡的房间里,一声低低呢喃在回荡。

洎殃回到家,洗漱,睡觉。

很快入睡,今天,她有预感,能看见好几天都没看见的师傅。

很空旷的地方,白茫茫一片,这是她几乎每晚都来,待了十多年的地方。

不远处站立着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高挑女子,冷着一张脸,麦色肌肤,平凡的长相,却耐看极了。这个从第一次看见的师傅,到现在还是那个样子,一点没变。

而她,从一个婴儿长到现在。

“师傅,今天……”

“我不是你师傅。”

“嗯?”这是师傅第一次否认她的称呼,虽然以前也从来没有肯定过,每每叫师傅,她从来没有答应过,原来不是默认。

“我从来不是你师傅,我原本就不存在,是你的存在才让我能存在,而我存在的意义,只是引导,我没有教导你的资格。你,是不是越来越不安,越来越想离开。”

女子像个机器,念着程序给她的台词。

“对,小时候都没有的事情,近几年我很不安,像是有什么在威胁我的生命,但偏偏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只有在到大洋彼岸,地球对面做任务的时候,那种胁迫感才会随着距离越来越淡。所以,我现在特别想脱离,要离开。”

“赖康和那个皇帝,不能同存,是不是,我现在就是这样,这里,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存在,我们互相威胁着对方的生命。”洎殃明悟,“是近几年才有的,那说明,那个人年龄还很小,或者是说,他前几年才来到这里。”

“主人,你始终是你,不管失去多少,过去多久,你一直是你。”

女子嘴角有了一丝丝不可觉察的幅度,“主人,我只是你分裂出来的一个灵气体,那个人也是灵气体,而你,是本体的意识体。所以,就算那个人没有动用能力,也能被你感觉到。”

这个消息不可谓不大,被自己一直认为是师傅的人叫着主人,洎殃还能一脸平静,内心平坦,只是微微挑眉:“我一点都不意外,更没有惊讶,好似我原本就知道这些,看来,意识体脱离主体是主体授意的。”

“是的,主人。刚刚那个男人,不合适做帝夫,如果您真的看上他了,还是让君诺他们调教调教比较好。”女子冷着脸,又继续道,“主人,我也该回去了。”

“嗯,也该结束了。那边,也快了。”

洎殃睁开眼睛,似乎有的东西,不受控制的偏离了。

本来呢,作为现代人,相信科学,不信鬼神,但是她的出生就是不正常的,十多年过去,她一直在生死一线中游走。

但偏偏,偏离得刚刚好,那才是正确的走向。

这几天,洎殃都是半天结束了课程,下半天就被拉到董沣那里帮他们整理石刻书。

董堃就一直跟在洎殃身边。

至于炎寂,一直不见人影,洎殃也不在乎,那个男人,逃不掉的。

直到这天,洎殃一大早来到宾馆,在那间炎寂包下四个月的隔壁房间,就是她的教室。

炎寂今天没穿西装,只是一套白色的休闲服,少了一些平时的强势冰冷,多了一分阳光随和。

看见他,洎殃没什么反应,任课老师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即使只是坐着也嘴角含笑,洎殃就过去找任课老师了。

“昨天的曲子,我弹你听听,今天学什么?”

古琴老师是个古典气质的美人,气韵如兰,虽然已年过四十,也风韵犹存。

“今天学《平沙落雁》。”老师的声音也是柔柔的,听着很舒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