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漠川晚歌》慕晚歌霍霆琛 紧缚 漠川晚歌MB

更新时间:2020-01-23 18:03:35

《漠川晚歌》慕晚歌霍霆琛 紧缚 漠川晚歌MB 已完结

《漠川晚歌》

来源: 作者:凌如素 分类:宫斗 主角:沈从良,沈姬

凌如素新书《漠川晚歌》由凌如素所编写的宫斗风格的小说,主角沈从良,沈姬,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子雅说的很随意仿佛对于他来说大漠之王的二子只是自己的一个职位,与卖肉杀猪没有什么区别,这个想法闪过头脑让沈从良不由的笑出了声,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子雅说的很随意仿佛对于他来说大漠之王的二子只是自己的一个职位,与卖肉杀猪没有什么区别,这个想法闪过头脑让沈从良不由的笑出了声,他强忍着自己的笑意也对子雅温和的说道:“我叫沈从良。从洛阳来的。”

听到沈从良这么说子雅仿佛露出了一抹感兴趣的样子,说道:“都说关中的长安与洛阳繁华,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见到子雅如此的感兴趣,沈从良便随意的讲了一些,其实说实在的,对于洛阳的印象他早已经消存的七七八八,幼年离开,再次回去的时候也并没有呆上几天,这一切的描绘似乎也是从书中得来。

子雅有着大漠男子特有的豪爽好客,没有一会便与沈从良称兄道弟起来,可能是离开了原本的环境让沈从良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原本警惕的他似乎对子雅也扬起了一丝丝的好感,与他谈七说八起来,两个人由暖执柔引着到了另外一间屋内,这屋内仿佛是专门待客的地方,看起来装饰的也要比住的地方体面一些,沈从良打量了一下子雅的模样,虽然有着大漠男人的粗犷,但是看起来与外面几个随从相比却秀气了很多。

“从良一定在想我为什么长得书卷气十足。”子雅的汉话说的很好,有时候用词的准确让沈从良都有些惊叹,被看透心思的沈从良有些窘迫的笑了一笑,反倒是子雅并不在意的摆摆手说道,“我的母亲本身就有着中原的血统,虽然我长相像我的父亲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像我的母亲。”

沈从良恍惚间仿佛又想起了大漠间看到的那个男子,让他一阵的茫然,不知道应不应该问出来。

“咱们喝酒庆祝吧。”忽然子雅出声的说道。

“庆祝什么?”沈从良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与他想的似乎有点不同。

子雅笑了一笑,露出白净的牙齿:“庆祝我子雅认识了你这么个好朋友!”

沈从良哑谜的看着他,终了还是点了点头,子雅兴奋的站起身来就走了出去,其实沈从良发现似乎帮忙引见的暖执柔显得有些不高兴,所以趁着子雅出门买酒的时候他问道:“执柔这是生什么气?”

“我嫉妒成么。”暖执柔微微嘟了一下嘴,坐在椅子上皱了皱鼻子。

沈从良有些不解的看着暖执柔,但是后一瞬间仿佛是明白了什么一般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扶上了额角:“我和子雅都是男的啊。”

“我知道。”暖执柔毫不做作的大方承认了她喜欢子雅这个事实,然后依旧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子雅重友情,所以我一直怀疑他会不会和朋友住一辈子。”一边说着一边翻起了一个白眼。

沈从良听她这么说觉得好笑,不由的笑出了声,他叹了一口气不由认真的说道:“他确实是一个好人。”而后是半开玩笑的说道,“理论上来说即使是他想要和朋友生活一辈子,大漠之王是不会同意的。”

“也是。”暖执柔把脚踩在了椅子上,嘟了一下嘴,有些不满意答案,又有点不甘心。

“执柔。”就在这个时候子雅回来了,手里面拿着两坛子的好酒,一看就是命人从皇宫随身带来的。子雅先是叫了一声暖怀柔,然后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暖执柔撇撇嘴哼了一声,跳起身来,嘟囔了一声:“我去帮干娘了。”说着就走了出去。那模样活像是一个明明有事情不高兴但是又不肯明说的小女人。

“她怎么了?”子雅有些不解的看向沈从良,一边把手中的酒递了过去,一边有点不解的问道。

沈从良想了一想,笑着说了一句:“她嫉妒了。”又觉得有一点不对劲儿,不知道子雅能不能明白,又加上了一句,“就是有点想不明白。”

子雅恍然大悟的笑了,那一口酒灌了进去,坐在了沈从良的身边,目光有点木然的看着窗缝露出了一片晴明的天色,半晌才说了一句:“我知道。”

沈从良看着子雅的变化多端的表情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子雅似乎并不需要沈从良的回复一样继续的说了:“我一直很想娶执柔。”说着歪过头看了一眼沈从良然后灌了一口酒继续说道,“但是凭执柔的身份……”

不等子雅说完沈从良便接了一句:“娶为侧室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沈从良想法很简单,单凭暖执柔的姿色自然能配得上子雅,至于身份,关外应该没有关内那严格的门当户对的意思。

子雅听到沈从良的话不由有些激动,嘟囔了一声,然后又狠狠的喝了一口酒说道:“我是想娶她,给她一个正正经经的名分。”子雅靠在椅子上轻声的说道,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以和这个根本没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说这么心底的话,也可能正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敢说出心里话。

沈从良听到子雅这么说不由的张了张嘴,原本是觉得子雅与其他贵族不同,但是他这番言论反倒让沈从良刮目相看了。沈从良想了想,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就听到子雅继续的说道:“早晚我的婚姻也会变成政治的手段的。”然后便没有了声响,等到沈从良歪过头去却发现子雅已经睡了,明明还是白天啊。虽然这么想着,但是看子雅的脸色却是苍白,一副疲倦的模样,他正是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那门开了,暖执柔手里面拿着毯子走了进来,轻轻的盖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又很淡定的出门了。

沈从良在屋里自觉无趣便也随着暖执柔出了去。外面的空气有一丝的干燥,沈从良站在门口站了一会,暖执柔又绕了回来看着沈从良忽然笑了。这一笑弄得沈从良不知所措起来。

暖执柔抿了抿唇,轻声的说:“谢谢。”

沈从良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不由得问了一句:“谢我什么?”

暖执柔低了低头,手轻轻的绞着自己的衣襟,喃喃的说了:“我知道子雅最近有心事,但是他身边根本没有可以说的人,对我也不能说,虽然他和你不熟,但是……”

沈从良明白这种感觉,有些话只能对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吐露,他伸手轻轻的揉了一下暖执柔的头发,可能是暖执柔与暖怀柔的影子太过于接近,让沈从良不由自主的亲近了一份。对于沈从良忽然的亲密暖执柔似乎是吓了一跳,微微的躲闪了一下,但是下一刻又安静的如同一只猫一样的在沈从良手下。

就在这个静谧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你们在做什么。”

吓得暖执柔微微一抖,沈从良转过头去就看到那个少妇,再次细细的打量就发现,眼前这个女人眉眼之间有那么几分的熟悉,却又一时之间无法找到是谁的影子。

“啊。”沈从良缩回了放在暖执柔头上的手,然后微微的施礼说道,“多谢夫人救命之恩。”

那女人眯着眼睛,优雅而又严厉,她冷冷笑了笑说道:“如何公子没有什么大碍就请离开这里吧。”

沈从良有些不解,自己的性子也算是谦和有礼,到底哪里得罪了眼前这个女人,让她恨不得把自己赶出去。暖执柔也看不透干娘到底对沈从良为什么带有意思的敌意,干娘对所有人都那么的温和,为什么唯独眼前这个人……

“我……”沈从良想辩解几句最后还是作罢,从礼从义上来讲都不应争论,他拱了拱手轻声的说道,“那么我就不叨扰了,只不过我想请问夫人知不知道一个叫做沈姬的女人。”他说完之后就看到那女人脸色微微的一变,沈从良自知一定是找对了人,但是眼前这个女人不肯说,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于是默默的等了一会,见那女人还是没有回答,悻悻的叹了一口气,轻声说了一句,“多谢。”然后就打算离开了。

就在沈从良走出了几步之后那个女人忽然就是一声:“慢着。”

沈从良转过身去等着女人说话,那女人抿着唇似乎在纠结着些什么,最终幽幽的说了一句:“过来吧。”折腾了这么一天,早已经有些疲倦的沈从良听到这句话就是一振奋,看这个夫人的意思自己是不用走了?而且还有可能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沈从良看了一眼暖执柔,大概是有一些期待暖执柔可以给他什么提示,但是他看到暖执柔也是一脸的疑惑便放弃了,只能默默的跟了上去,那女人走的并不快,但是总能与沈从良保持着十步的距离,沈从良原本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又跟着眼前这个女人如此急速的走着感觉有那么点的吃不消,但是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秘密又不得不紧紧的跟着。

蓦然,前面的女人就是一顿,后面的沈从良差一点停顿不急撞了上去。幸而沈从良及时的停住了脚步,但是那十步的距离也减少了一半多。

女人转过头来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这让沈从良瞬间有些不好意思。诚然,他刚才有些心不在焉了。

沈从良在思索眼前这个女人到底与沈姬有什么关系,是亲人或者……是仇敌?

女人再次的转过头去却没有继续的前行,沈从良有些心不在焉的四处看了看,两个人已经走出了村子的境地,周围一片荒芜,一轮落日缓慢的落下,沈从良心中忽然一种苍凉的感觉。

沈姬,这个名字沈从良有那么一段时间根本不愿意提起的名字,那个漂亮沉静又带着寂寞温柔的女人,那个从来没有称呼过母亲却默默的付出母爱,但是在最终还是弃自己而去的女人。

母亲……么?不只一个夜晚沈从良自己的低声重复这两个字,那么的陌生而伤感。

还记得那一日后山上的梨花都开了,那个温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