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坠仙引》仙引gl 圣水 坠仙引圣水

更新时间:2020-01-11 06:03:35

《坠仙引》仙引gl 圣水 坠仙引圣水 连载中

《坠仙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彼岸星夜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刚想,老鬼

独家完整版小说《坠仙引》是彼岸星夜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刚想,老鬼,书中主要讲述了: 话说那日太上老君在阻止司命翻看《司命录》后,气息开始慢慢虚弱,不久,他像是睡着了一般晕阙了过去。不知所措的司命把太上老君带回兜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那日太上老君在阻止司命翻看《司命录》后,气息开始慢慢虚弱,不久,他像是睡着了一般晕阙了过去。不知所措的司命把太上老君带回兜率宫安置好,吩咐外人不得入内,自己在宫里陪了太上老君几日几夜。

司命坐在房内仅有的一张椅子上,满脸愁容地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太上老君。他眉头紧皱,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左手食指中指并拢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那本青色的厚重本子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上。

他已经不记得这是这几日间第几次取出这本《司命录》了。

这本《司命录》如同他的定心丸,每次遇事慌张不已的时候,他总会想起《司命录》,打开《司命录》看完事情的后续,他会变得安定许多。

他再次翻开《司命录》,认真地寻找太上老君的名字。虽是已寻多遍这个名字,但《司命录》每日都会记录许多东西,太上老君的名字也是会被移去别处。花去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是寻到此仙的命数,他深吸一口气,满怀希望地往后翻,却发现这一次,依旧是愿望落空。《司命录》记录太上老君的事迹只到达了现在与司命同处一室之时。

司命不禁大为头痛,《司命录》虽是记载着天下众生的过去未来,却并不是所有人的未来都可以预见的。有的人未来命数中会出现巨大变数,《司命录》也不能完全预测到他的未来,所以《司命录》并不会记载命数有变的前程。

这也是司命第一次遇到的情况,当然这也是因为司命不会无聊就去翻《司命录》,他亦未曾了解过原来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想不到少数几次需要用到《司命录》竟会遇到如此情况。

而现在,太上老君虽是变成这幅模样,但是却不能找仙医前来救治,不然被仙医发现端倪,知道太上老君服下了邪丹,昭告天下,那太上老君就不仅仅是躺在这里这么简单了。

邪丹之害亦只能由邪丹解救,但是,太上老君的兜率宫中丹药岂止千千万万?连益丹都未必能完全分清楚的他又怎能分辨出邪丹来?若是拿错丹药,岂不是让太上老君更为危险?

头疼,实在是头疼!

正在司命头痛之际,门外传来天君的声音:“司命,你在里面吗?”

司命站起来,走到门前为天君打开门,回到道:“在,请问天君有何事吗?”

天君摇了摇头,走进房间。司命随后把门关上,看着天君。

天君前来兜率宫是为了看望太上老君的,他走到床边看着奄奄一息的太上老君,叹了口气,“都是晔华这小子害的。”语毕,转过头来想与司命谈谈太上老君的状况,这时,天君看见司命手中拿着《司命录》,他不禁问道:“司命,你方才看过《司命录》了?”

司命点了点头,表情却不是见到喜讯的样子。天君见状以为是《司命录》中记载的太上老君情况会不佳,正要安慰司命之时听到司命说道:“是,但是《司命录》中没有记载太上老君未来的事宜,现在还不知情况会变成怎样。”

天君闻言一愣,没有记载太上老君未来的事宜?即使是死去了,亦是有结局吧......

本来想问清楚情况,但司命现在的表情如此焦虑,天君不好意思开口,便压下自己心中的疑惑。

天君知道司命虽是整天与太上老君顶嘴,但却是最看重这个朋友了。此时他定当十分着急,为自己无计可施而懊恼。

可是,平日里的太上老君明明是个行事小心的人,谨慎而又怕死,怎么会如此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呢?虽说此次是为救晔华,时间紧迫,但如果是太上老君的话,他应该是会做好善后才对......

正这么想着,他突然猛地转头看着司命,司命被他此番动作一惊,疑惑地问道:“天君,怎么了?”

天君眼中似乎出现了些许亮光,他紧张地问道:“司命,你有没有翻看过太上老君身上有什么物品?”

司命对天君问出的话颇为不解,他摇了摇头,他带着太上老君回来之后虽是一直守在这里,但却没有碰过太上老君的任何东西,当然也包括太上老君他本人。而且因为他一直守着,也没人进来,所以那日太上老君出门前穿着什么带着什么,他现在就是穿着什么带着什么。

天君闻言眼中光芒更甚了,他点了点头,俯身把手伸进太上老君的袖子和怀里摸索起来。司命眉头皱得更深了,刚想过去阻止他,却发现他已经停下手中的动作了,他从太上老君衣袖中抽出一张纸,翻开,阅读了一下内容,旋即笑逐颜开,他笑着道:“我就知道这人不会这么大意的。”

这话让司命不明所以,他好奇天君找到了什么,也凑上前去,想看看纸上写着什么。

天君见司命凑过来,他便把纸张交给了司命。司命拿到后,也认真地看纸上到底写了什么:

“若我此次服下邪丹,出现咳血的现象后脸色如同死灰之状,且呼吸十分虚弱,而又晕阙过去,请到兜率宫东厢,我的床下有机关,移动床沿上的雕刻便能打开机关,寻到一黑色瓶子,拿出里头一颗绿色的丹药让我服下,不出三****便会醒来。”

司命眼睛一亮,转头,与天君颇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天君蹲下,开始研究起太上老君的床。他用手从左到右摸了一遍床沿,旋即笑着道:“床沿的机关,就是这个吧。”

太上老君的床沿是由梅花状的木雕装饰所成,中间是一朵特别大的梅花,床沿的图案以此作为对称中心,两边是对称生长的梅花枝。

天君指着那朵梅花,示意司命过来看。

司命上前抓住那朵梅花轻轻向右转动。

“轰轰轰”

突然,床沿发生了变化,原本与床契合的床沿向外移动了一寸,接着整张床如同一个盒子的盖子一般掀了起来,里面的东西渐渐落入二人眼内。

“喂!等等!太上老君还在床上!”天君见床板慢慢被掀起,他下意识抬头,这才看到在床上开始想着另一侧翻滚的太上老君。

司命闻言站起来,颇为冷漠地看着不停向着另一边滚动的太上老君,见太上老君摔到地上后,才若无其事地蹲下观察床内夹层的情况。

天君见司命对太上老君的态度,向太上老君抛去一个同情地目光,亦蹲下跟司命一同寻找那瓶黑色的丹药,完全无视了躺在地上的太上老君。

床板一被掀开,底下整整齐齐地排放着一瓶又一瓶的丹药,如同精美的饰品一般。

“嗯?”

忽然天君好像发现了什么,随意拿起一个瓶子,打开倒出一枚丹药,仔细观察了一会,把它放回去。接着又打开了一瓶,再次观察,这般重复了六七次。天君不禁笑道:“看来这太上老君还当真是谨慎啊,这里堆放的,全都是邪丹。”

司命闻言,不解地问道:“就这般放在这种如此低级的机关中,还算是谨慎吗?邪丹一旦被发现,他可是要下地府受罪的。”

“非也非也,”天君摇了摇头,神秘地说道:“你观察一下这个房间。”

司命见天君如此神秘的模样,开始认真地打量起了房间。

说着也奇怪,房间除了这张床与那张用来喝茶的桌子和几张椅子外竟是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就连可以放置丹药的柜子都没有,与隔壁那个禁房的情况完全不同啊......

司命突然间也笑了起来,对着躺在地上的太上老君骂道:“这老鬼真是......”

天君见司命豁然开朗的模样就知道他已经想明白了个中缘由,他说道:“就算是想来偷太上老君丹药的人,见到如此空荡荡的房间,也不会认为这里是可以藏灵丹妙药的好地方,且隔壁相连着的还有一个布满药柜子的房间。平日里太上老君常常出入那里,却不让徒弟或者丫鬟入内,就连教徒弟炼丹和放置普通益丹的地方也是离这里有点距离的南厢。这个房间倒是没有任何禁忌,谁都可以进来,也经常有丫鬟会进来清理,谅谁都不会想到,这里有这些东西了吧。”

说完,天君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药瓶,他拿起交给司命,对着司命说道:“黑色的瓶子只有一个,看来他早已经料到自己会有不测啊。”

司命接过天君手中的药瓶,倒出一颗绿色的丹药,走到太上老君身前。冷漠地看了在地上垂死的太上老君,刚想蹲下喂他服药之时踢了他一脚,旋即说道:“老鬼,你这人真会折腾别人。”语毕,喂太上老君服下丹药。

服下的一瞬间,太上老君的脸色就开始变得红润起来。

天君见太上老君发生的变化,松了口气,对着同样放松下来的司命说道:“现在,就让我们等待他的苏醒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