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七年,未婚先痒》未婚先孕言情小说吧 女体化 七年,未婚先痒强攻

更新时间:2019-12-16 00:04:39

《七年,未婚先痒》未婚先孕言情小说吧 女体化 七年,未婚先痒强攻 已完结

《七年,未婚先痒》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风禾尽起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苏禾,谭少山

新书《七年,未婚先痒》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风禾尽起,主角苏禾,谭少山,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他虽然不是生意场上的人,但消息了解得不少。话说到这谭少山表面上仍是不动声音,心思却沉起来。 填海这件事,是个大工程,谭氏已经砸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虽然不是生意场上的人,但消息了解得不少。话说到这谭少山表面上仍是不动声音,心思却沉起来。

填海这件事,是个大工程,谭氏已经砸了好几十个亿好去了,什么事都可以好商量,唯独这事不能拿来开玩笑。

“还得劳烦你了,帮我劝着他点。”

“我们是兄弟,还用得着你说这话,但我怕远江那性子,倔起来十头牛也拉不住,我看,你还是亲自出面,给他陪个礼,让他面上过得去,兴许他气就消了。”

秦楚不像谭少山与宋远江,他父母开明,虽然他也不年轻了,但至今他还是闲人一个,偶尔画几幅画挂在自家的艺术馆内,大部份时间都是吃喝玩乐。

“也行,等哪天得空,你帮我约一下他。”

本来一直沉默地玩自己电脑的苏禾,此时此刻,非常不合时宜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于是两个本来在很严肃地谈论事情的男人,齐齐看向她。

苏禾冲两人摆摆手,“没事没事,你们继续聊。”

谭少山像是习惯了她的忽然抽疯行径,脸色淡淡地,没有说什么。但秦楚就没那么好打发了。

“你笑什么?”

“没什么,跟你们的谈话内容没有关系,我只是忽然想到了句话。”

“什么话?”

苏禾越是这样说,秦楚就越是好奇了。

今天见到苏禾,他总觉得苏禾跟以前哪里不一样了。

以前的苏禾每次见到他们都是客客气气的,虽然今天也很客气,但从她刚刚的关门,还有现在的忽然发笑……

秦楚觉得心里十分不爽,他是个艺术家,不像谭少山这种商人,什么都能憋在心里。

他秦大少爷要是不痛快了,那就是不痛快了。

“不是很重要的话啦,你不用知道。”

苏禾心里暗道,这个秦楚还真是烦人,一点也没有继承到秦爸秦妈身上的优点,总是牛气哄哄,特别是对着她的时候。

“看你笑的这么开心,我很想知道。”

秦楚几乎是在咬牙切齿了,他十分确定,刚刚苏禾就是在笑他!

这下苏禾犯难了,瞄了瞄坐在她身边的谭少山,但谭少山只是淡漠地瞅着自己手中的烟,完全没有要帮她的意思。

“你真想知道?”

“很想!”

“那好吧,是一位很有名的作家说过的话:那些锦上添花的热闹终究变成在你伤口上撒盐的贱人。”

谁是锦上添花的热闹,谁是伤口撒盐的贱人,苏禾没有明说,相信秦楚与谭少山那么聪明,自然能明白她的意思。

苏禾一说完,秦楚与谭少山都不吭声了,苏禾心里暗自叹息。

看来以前装了那么久的好人,全白装了,一句话就给抛了底。

“嘿嘿,我忽然想到的,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们不要对号入座。”

本来就已经不痛快了的秦楚,在听到苏禾这句话时,脸更黑了。

秦楚心里明白,他们从没有把苏禾放在眼里,他们在苏禾眼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她从来不认为他们是朋友。

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苏禾先不把他们当朋友,还是他们先不把苏禾放在眼里。

但不管是哪个先,结果总在那,所以,现在苏禾口中的热闹与贱人,都是他们,一句话把他们全给带进去了。

要说,如果秦楚以前还能看在谭少山的面子上,对苏禾客气那么点,那今天,苏禾是彻底把人给得罪了。

秦少爷最后气的鼻子一哼,饭都没吃,拉开门就走了。临走前还横了谭少山一眼,好像在说,他家后院这位胆越来越肥了。

关于这点,谭少山是深有体会,无需秦楚多言,再看谭少山对这事儿的态度。

就好像刚刚苏禾的话他完全没听到似的,俗话说了,为了兄弟两肋插刀,必要时候,也可以为了女人,插兄弟两刀。不过说了两句,秦少爷一大老爷们,还消化不了吗?

等到秦楚走了之后,谭少山才转过脸,对着努力装无事的苏禾道。

“痛快了?”

谭少山的话令苏禾不禁瞪大了眼,好吧……她承认,她那话是故意的。

她没有想到的是,谭少山会看出来,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谭少山竟然没有生气。

男人不再生气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他觉得这事儿不值得他生气,而另外一种就是,他做了更令她生气的事。苏禾希望不是后者。

谭少山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现太过慷慨,苏禾心里就越是没底。

被人看穿是件令人很囧的事情,苏禾一下子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装下去了,手脚都没地方放。

谭少山无所谓地笑了笑,“现在想说了吗?”

“说什么?”

苏禾不太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你最近为什么这么反常?”

不得不说谭少山这人聪明,至少跟聪明的苏禾比,他的智商还要更高一些。

锋芒这种东西,他向来能很好的避开,脾气这东西,有时候就是把双刃剑。

苏禾爱他,很爱很爱他,他知道。

所以,他同样也知道,苏禾在看似在伤害他的同时,也是在伤害自己。

他将极端避开,是希望她别伤她自己太多。他知道苏禾的委屈,但他同时也希望苏禾能理解他的为难。

这便是谭少山的聪明之处,他既想当谭家的乖孙,又不想与苏禾分开,这两者之间他一直在维系平衡。

在苏禾暴走的时候,谭少山并没有与她起正面冲突,今天又给极了面子给她,让她把他兄弟损的一无是处,这对谭少山来说,已是莫大的示好。

这点,不光谭少山明白,苏禾心里也清楚。

所以说,爱上这么一个人,她不知道该说自己荣兴,还是该说自己悲哀。

“没什么,前段时间不是身体不舒服吗,可能影响心情了吧。”

“不是让你去医院看看吗,医生怎么说?”

是啊,她去看了,她去看的时候他在陪周佳吃饭,她去拿报告的时候他还是在陪周佳吃饭,所以他错过了她人生当中最精采的部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