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堪风华》傲妃风华无双 LOLI控 堪风华XXOO

更新时间:2019-11-28 12:07:42

《堪风华》傲妃风华无双 LOLI控 堪风华XXOO 已完结

《堪风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卿卿十一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渔夕,木华

主角叫渔夕,木华的小说是《堪风华》,它的作者是卿卿十一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林夫人。”渔夕弯腰笑道,“夫人气色很好呢。” 林夫人微微一笑,从丫鬟手里拿出了锦盒,托上前笑道,“姑娘,这是诊金。小小心意,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夫人。”渔夕弯腰笑道,“夫人气色很好呢。”

林夫人微微一笑,从丫鬟手里拿出了锦盒,托上前笑道,“姑娘,这是诊金。小小心意,还望姑娘收下。”

渔夕又是弯腰行了一礼,看了一眼醉轻尘。醉轻尘笑嘻嘻的,一把接了过来,揣在怀里。

没想到见过林夫人之后,倒真迎来了一批批病人。这时,渔夕方知清越用心。医,并不是纸上谈兵那么容易,要不断的诊断摸索。而几乎没有人愿意去找

一个孩子看病。清越此举,并未暴露他的真实身份,而是,要给他和醉轻尘真正学习的机会。

跟着清越又看了月余的诊,清越便让她自己接诊。

这日来了一个人,此人瘦的皮包骨头,依靠家里人扶着前来,每走十几步,都要歇上一歇,犹是气喘吁吁。搭他脉搏,两寸无脉,关尺脉微弱。再询其饮

食,烦渴多饮,口干舌燥,尿频量多。渔夕看了一眼清越,见他只是摇着扇子在一旁捣药,渔夕心道这是消渴症。肺燥、胃热、肾虚并见,而生于北方的

黄芪,皮色紫黑,入心补气,入肾补肾,**黄,味甘,又可补脾,土生肺金,全身诸气皆补。此药虽补,难免造成内热,需加知母同服。又见此人实在虚弱,便开口说道,“黄芪六钱,知母六钱,水煎服,早晚各一次,服七日再看。”

那人道了谢,醉轻尘称了药,清越抬头看了看他的秤准不准,又低头捣药。

这人走后,后面又有一个抱着小孩的妇人前来,这个妇人先是看看渔夕,见她坐的端正,生的冰雪灵气模样,却也不相信这么小的孩子会看病。

渔夕知她心有余滤,见那小娃娃嘴唇发红,眼睛红热,虽是夏天,却裹得厚实棉衣,头上还盖着一顶蓝色帽子,在那妇人怀里拱来拱去,睡得并不安稳,微微一笑道,“婶婶,这小娃娃头上是不是刚长了头疮?”

妇人心里一惊,脸上笑道,“是的,劳烦小先生给看看。”说着,掀开小孩子头上的蓝色帽子。

渔夕低头看了一下,症状并不严重,心道,“这小孩阳气最胜,穿的这么厚,不上火才怪,热毒化火,火攻而出,想来这头疮就是火毒的通道。”将那孩子

的帽子去了,放在一旁,笑道,“婶婶,你给他穿的也太厚了些,小孩子需比常人还穿的薄一分才好,这帽子先别戴了,衣服也逐渐减去,别一下脱了,免得又生出其它症状来。我见村里有很多竹林,婶婶回去用竹叶青一把烧成灰,再加鸡子白涂在患处,两三天便好了。”

妇人给孩子已经脱了一件棉衣,赧然笑道,“就怕他凉着了,不过,这竹叶青还可以治病么?这倒不晓得。”

渔夕笑道,“竹叶,Xing甘淡,可凉心除热。”

这妇人道了谢,留下几个鸡蛋便抱着孩子走了。

午时过后草屋里来了两个中年人,说是家里的老父亲病的已爬不起来了,想请先生去看看。渔夕问了清越,清越也同意去瞧瞧,渔夕与醉轻尘收拾好药箱,临出门的时候,清越忽然说了句,“醉轻尘,去把仙鹤草带一些。”

醉轻尘不知为何,却也不敢问他,因之前话多,且看诊兵法易理都不如姐姐。师父一直说还在考察期,又害怕将自己逐出师门。只好老实回去捡了三两装

在布包里,扛在背上,三人这才一起出门。

一路上,两个中年人说了一些家里的情况,渔夕都一一听了进去,听说这老爹爹四肢无力,毫无食欲。每日觉得头脑晕沉,口干舌燥,却又吃喝不进,夜

里时常疼醒。而到了现在这个月,竟然咳血了。

渔夕回头看了清越一眼,望着醉轻尘的布包若有所思。仙鹤草治出血,必要之首选,师父未出门怎么断定这老人就吐血的呢?

渔夕给老人家诊了脉,又查看了舌部现象,心道这是痨症,并不是自己力所能及的。清越挑了帘子出来,听着渔夕分析了病情之后,问道,“然后呢?”

清越望着院内的一轮明月,淡淡的说道,“趁虚倒空。”

渔夕心里一惊,这招真是又奇又险。五六十的老人,元气已衰,先天之气已然耗尽,水谷又无力化为精气。而趁虚倒空,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是这也需要家里人极力配合才行。

渔夕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两位中年人,这中年人也没了主意,但看着老人成天这样咳血也确实心里难受。渔夕想了一想,便将仙鹤草用了,暂时先缓解咳血症状,其它的慢慢调养。

等到四五日,这老人可以吃些米油了,之前来看的那个小孩子也已经好了。

清越收拾了包袱,笑道,“从今以后,你的苦日子就要来了。”

渔夕以为清越又要去其它地方云游,便道,“去哪里,我都不觉得吃苦。”

清越微微一笑,马车停顿处,站了一个胖子。

清越说道,“你此前答应了木伯伯,接受了他的三扣九拜,就是答应了他所托之事。如今,他要接你去外面住几天,我也不能说什么。我和醉轻尘在此地等着你,十日后,你可回来。”

渔夕随着木胖子走了几天,来到一处,只见水浸碧天,蓼荻重生之处有一小岛。上了小岛之后到处可见茅舍,烟雾之处,隐隐探出一张大旗,上面写了两个大大的字,“宁熙”二字随风迎展荡开。

渔夕随着木胖子上岛之后,看见几十个人围在一起,嘴里哼哼哈哈的叫着,每喊一下,手里的兵器便转换方向,指向另外一处。渔夕从未见过练兵,也看的不甚很懂,一脚高一脚低的走了两个多时辰才走到一个地方歇息。刚坐下身来,看看岛上有无草药可用,只听木华对身边的少年说道,“清绝,通知一下,主子已到,所有将士集合待验!”

渔夕心里并不知晓这个胖子在搞什么鬼,正疑惑间,只听一声哨响,岛下黑压压的人潮涌动,那是一种怎样的海动山摇,惊的她从坐着的石头上差点儿滚了下去,心里不由得砰砰直跳,脸色发红道,“木伯伯,我想......我想......我想嘘嘘。”

木华嘿嘿一笑,低声道,“姑娘,你怕什么?”

渔夕还未作答,只觉尿意更甚。木华又是嘿嘿朝她一笑,眼睛里的余光却不断瞟着陆陆续续前来报到的将士们。渔夕被他这笑的心里发毛,只好揉了揉合谷Xue,嘴里应道,“谁怕了,其实。。。。。。也不是很急。”

众将士集结完毕,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渔夕身上。渔夕当下心里更加惴惴,这行兵打仗之人本就有一股庄严冷然之气,此刻脸上又无半点笑色,看起来更加让人畏惧。他们看着渔夕,渔夕也抬头一个个的看着他们,心道,我又不吃你们的又不喝你们的,你们又不会杀我,我为何要怕你们。这样想来,畏惧之心便少了一分。心里又揣测到这些个人看起来个个气血畅通,并无生病的样子。待目光落到最后一个将士身上之时,畏惧之心全无,心想这些人完全没病,不要住个十日,明日便可回去。想到此处,轻轻笑道,“很好!”

众将士闻言心里一震,如此幼子,与万万兵士之前毫无惧色,这可不是常人所能有的。早在月前,听主帅回来讲说找到了青城夫人的独子,众人心里隐隐有所希冀。毕竟,在这岛上一呆就是六年有余,近乎与世隔绝。对于行兵打仗之人,无疑是一种折磨。他们早盼着她能来,她不仅代表的是少主,还是一种未来的希望。

木华早就看穿了众将士的心事,领头跪拜道,“属下木华,拜见姑娘!”

将士见主帅已拜,又自称属下,未称臣下,也一齐跪地叩拜道,“拜见姑娘!”

渔夕不知这些伯伯哥哥们所跪何事但是长幼尊卑总还是知道些的,也随着他们跪了下来。众人面色一凝,渔夕偷眼看去,只见木华朝她连连挤眉弄眼,心想难道跪错了。抖抖衣衫,又不好意思的坐在了方才的石头上,扯着胆子清了清嗓子道,“伯伯们行此大礼,我一个小孩子是受不起的。伯伯们都起来罢,有话好好说。”嘴里如此说,心里也难免忐忑,心道还真的有什么大病不成,难道是师傅要历练于我?

木华率先站了起来,眼光自左向右扫过众人,脸上笑容不止,说道,“众位将士,众位兄弟!常言道,师出有名,万物有主!你我多半是跟随雍和帝王的故人,还记得你我少年之时当日入征的豪言壮语么?”

众将士齐声喊道,“无愧少年志气,护一世家园安宁!”

海阔天高,众人这样一下喊出来,渔夕也觉得一股血气上涌,手心冒汗,激动不已。木华见此情形,借机小声诱骗道,“姑娘,这些将士们刚才已拜了你,你怎么也得将他们治好吧。”

渔夕心想治当然是要治,只是当下也看不出来个什么,不如先把他们名字各自写下来,记好症状,回去再问老贱人。想到此处,便说道,“你先将他们的名字都一一写上来,我自有分晓。”

早前清越有言吩咐,一时不可直言相告,否则依渔夕的秉Xing,十有八九必然逃之大吉。若要她安心留在岛中,必定要小心诱骗才是。听到此处,木华忍不住心喜,笑道,“好,姑娘先作休息,这名单马上送到姑娘房中。”

渔夕起身,揉了揉屁股,伸伸胳膊,对众将士微微笑笑,往小岛上的茅屋方向信步走去。木华使了一个眼色,他身边的清绝会意一笑跟在了身后。

走了一段路,处处都是砂石草木,只觉得又累又疲,索Xing坐了下来。此时太阳西沉,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