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青灵诛心》青灵诛心txt百度网盘 君臣文 青灵诛心圣水

更新时间:2019-11-22 12:03:57

《青灵诛心》青灵诛心txt百度网盘 君臣文 青灵诛心圣水 已完结

《青灵诛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红尘志异 分类:仙侠 主角:苏季,伯吉甫

《青灵诛心》由网络作家红尘志异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季,伯吉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这是冷清的一天。 恭骨楼里空荡荡的,一个酒客也没有,只因今天是海棠夫人的忌日。 青丘狐灵都已经赶往海棠林祭奠,只有苏季一人没有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冷清的一天。

恭骨楼里空荡荡的,一个酒客也没有,只因今天是海棠夫人的忌日。

青丘狐灵都已经赶往海棠林祭奠,只有苏季一人没有去。

并非他不屑于祭奠,只因他已经历过太多悲伤的事,看过太多悲伤的人。那些让人悲伤的地方,他总是不愿意去的。

此刻,他正站在通往四楼的楼梯上,静静望着一个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穿着一件素白的羽纱衣裳,端坐在古琴边,小手轻轻抚摸着琴弦。

苏季能看得出,她似乎很喜欢那古琴,而她此时所坐的位置,正是狐姒三十六年后弹琴时所坐的位置。

虽然他从未见过狐姒年幼时的模样,但却一眼就认出,这个小女孩就是三十六年前的狐姒。

海棠林外过去一天,海棠林里则过去一年。两个地方的时间截然不同,纪年月的方法也不同。对于住在恭骨楼里的青丘狐灵们来说,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而对于生活在海棠林里的小狐姒来说,却是最普通的一天。

此刻,海棠林势必会一片哭哭啼啼,所以小狐姒宁愿选择一个人来到这个安静的地方。也许她不是第一次坐在那古琴边,但苏季却是第一次看到。既然看到,他就难免忍不住要过去搭讪:

“你若喜欢,它就是你的了。”

小狐姒抬头看了苏季一会儿,摇摇头说:

“小姒不能把它拿走。听说昨天姑姑和姑父在楼下成亲,这个东西可能就是爹爹所说过的定情信物!你瞧!那上面还刻着字呢。”

苏季望着琴上的一行字,笑道:“那字是我刻上去的。现在夫妻二人修成正果,它也成了摆设。我知道今天是你娘的忌日,也是你的生日。我就自作主张,借琴献狐,替你姑父把它送你当寿礼。”

“兽礼?”小狐姒茫然地眨了眨眼,仿佛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词,“小姒还是第一次收到兽礼。”

虽然她不知道“兽礼”是什么,也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否真有权利给予这个期盼已久的东西,但她知道自己很喜欢这个人的笑容。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她在海棠林,很少会遇到同类,尤其是笑得这么温柔的同类。

此刻,她幼小的心灵对微笑的苏季,开始萌发出些许好感。

苏季走向古琴,介绍道:

“这是一把上好的周琴,又叫文武七弦琴,值得你好好珍惜。”

小狐姒用力点了点头,一口应道:“如果可以的话,小姒希望有一天学会了,能亲手弹给你听。”

说罢,她用稚嫩的小手拨了一个音,抬头望着苏季笑了。

看着她喜悦的脸庞,苏季多希望那天真的笑容能一直绽放下去。然而,想到不久以后狐姒就要与父亲分离,苏季不禁轻叹了一声。

“为什么叹气?”小狐姒眨着眼睛问道:“是因为我弹得难听?还是因为我不够漂亮?”

苏季摇了摇头,微笑道:“你长大以后,一定会非常漂亮的。”

“如果我长大后像姑姑一样漂亮,你会像姑父一样娶我吗?”

苏季突然愣了一下,用手点了一下她的小脑门儿,说道:

“你呀,小小年纪,脑袋里净是一些怪念头!”

“不小了!我已经九岁了!”狐姒撅着小嘴,说道:“听说你也只不过比小姒大三百岁而已嘛。爹爹说三百岁还只是个小孩子!况且你在这里度过一天,我在海棠林就过去一年。我只要一直呆在里面,总有一天年龄会超过你的!”

苏季剑眉微蹙。他知道现在自己不是苏季,而是狐七。狐七在一天后就会死去,而狐姒一定会因为这件事而伤心难过,甚至幼小的内心充满仇恨。

为了不让她太难过,苏季对她说道:

“青丘狐灵的一辈子很长,会遇到很多人。今天你认为喜欢的人,未必是你一生所爱。”

“我不管!总之小姒认定的事,是永远不会变的!不管过去几百年,几千年都不会变!我喜欢的不是你的年纪!我喜欢的是你身体里的魂魄!如果你不让小姒喜欢你,那小姒就偷偷喜欢你,反正你也不知道!”

说罢,狐姒竟然踮起脚来,毫无预兆的用粉嫩的小嘴唇在苏季脸上吻了一下,突然变成一只小狐狸跑开了!

苏季只觉得心跳加速,不由得后退了一步。虽然眼前的狐姒还只是个小孩子,但在苏季心目中她就是三十六年后的狐姒。那个别扭的狐姒,那个小姐脾气严重的狐姒,那个成天喊他“臭酒鬼”的狐姒。

想到这儿,他不禁会心一笑。倘若三十六年后的狐姒,知道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不知会作何感想?

望着狐姒离去的背影,苏季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喜欢和不舍,真希望她能永远像今天一样快乐,永远像孩子一样天真,永远不会被仇恨所湮没。

小狐姒变成狐狸跳出门以后,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似乎是她撞到了什么人。

随后,门口走进一男一女。

见到这二人进来,苏季笑着迎了上去,把他们让到最好的位置上。

这一对男女不是别人,正是兮伯吉甫和郁红枝。

苏季将酒菜摆好以后,笑着说道:“看来你们夫妇,还没有忘记我这个大媒人。”

“老婆总是新的好,兄弟还是老的好!”兮伯吉甫搂着苏季的脖子,热情地笑道;“贤兄,你说是不是啊?”

话音刚落,郁红枝突然一把揪住丈夫的耳朵,娇嗔道:“老婆总是新的好?你当我聋了是吧?”

苏季嬉笑着调侃道:“别忘了,你可有一位玄清九境的夫人。那个新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说罢,苏季干了一大碗酒。

郁红枝望向苏季,松开揪耳朵的手,微怒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她用手肘顶了丈夫一下,说道:

“甫郎,你还没告诉我恩公的名字呢。”

兮伯吉甫刚干了一碗酒,稍稍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

苏季喝了一碗急酒,不禁口快,抢着答道:“我叫苏季!”

郁红枝低声重复了一遍:“苏季,复苏之季。不错的名字。”

兮伯吉甫眼中掠过一丝诧异,道:“贤兄,这个名字,我倒是第一次听你提起……”

苏季恍然意识到自己酒后失言,不禁岔开话题,道:“对了!你们如果有了小孩,打算起什么名字?”

这回轮到郁红枝抢着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剑南!剑指东南!”

“贱男?”苏季重复了一遍,不禁皱紧眉头。

兮伯吉甫附在苏季耳边,小声嘟囔着:“你也觉得难听吧。我已经劝她改过很多次了,但就是扭不过她!”

郁红枝蹙起眉头,娇嗔道:“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又当我聋了是吧?”

兮伯吉甫故意咳嗽一声,说道:“还是别叫贱男了,干脆随恩公,也取一个季字。我们的孩子名季,氏兮,字伯奇。”

郁红枝想了一会儿,点头道:“这样也好。可以纪念这位帮助过我们的恩人。甫郎想得周全,我听你的。”

苏季心中暗想,原来自己本名兮季,字伯奇。他终于知道自己的名字,心中不禁有种说不出的兴奋。他激动地望着自己的父母,不禁又问了一个问题:

“如果你们的孩子出生了。你们最想教他什么?”

郁红枝想了一会儿,答道:“我不求他英雄盖世,只希望他能成为一个侠义的君子。师父曾经教导我:君子如剑,智为锋、勇化气、德为柄。虽为百炼成钢,亦可绕指成柔。虽不如刀般刚猛,亦可剑走偏锋。君子立命,不问是非因果,但求无愧于心。”

苏季用力连连点头。

兮伯吉甫也想了一会儿,朗声说道:

“我要教他,三分轻狂,七分深藏,方能立于不败之地。”说完,他眺望窗外的远方,眼中充满无限希望,不禁感叹:“我们的孩子,若能赶上贤兄你一半。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苏季眼光低垂,哽咽道:“这些话……你们的孩子早晚会听到的。”

郁红枝和兮伯吉甫疑惑地对望了一眼,谁也没有说什么。

苏季缓缓回过神,摸了摸自己的脸。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居然泪流满面。他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尴尬地笑了笑,自顾自地喝起酒来。

这时,兮伯吉甫与身旁的妻子交换了一次眼神,随即表情变得庄严肃穆,将一杯酒举到苏季面前,说道:

“贤兄,你我兴趣相投,酒量也不相上下。不如我们义结金兰如何?”

话音刚落,苏季嘴里的一口酒,突然喷了出来!咳嗽不止!

兮伯吉甫拍着他的后背,说道:“结拜而已嘛,不用这么激动吧。”

苏季擦了擦嘴,心想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提出要跟自己结拜?虽然苏季不是一个刻板的人,也觉得这件事听起来很有趣,但此刻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却是无论如何也绝不能答应的。他僵硬地笑了笑,连连摆手说道:

“人妖殊同,你还是不要和我走得太近,免得旁人说闲话。”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兮伯吉甫释然一笑道:“这有什么关系?红枝不也与海棠楼主结拜了吗?等到时候我们有了孩子,还要认你做干爹呢。”

苏季放下酒杯,摇了摇头,觉得事情越来越荒唐。自己做自己的干爹?简直没比这更荒唐的事了。

“这件事不要再提了……喝酒!喝酒!”

这时,兮伯吉甫的表情开始变得不自然。他堂堂大周太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世间有多少人想要攀附于他,都被他拒之门外。可是今天他万万没想到,苏季竟然会拒绝。

此刻,周围气氛变得有些沉闷。

郁红枝发现丈夫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兮伯吉甫酒意正酣,语气略带一丝不悦地说:

“贤兄!难道你觉得我兮某不配做你的兄弟?”

苏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